到底是经验老道一些,韩遂知道马超可能会战败,所以及时率军赶来支援。

    韩遂十分及时的从后方冲击魏军的包围圈,直接杀入了重围之中找到了马超。

    马超在绝望之中看到了一线生机,顿时爆发出了强大的力量,带着剩下的亲兵一股劲儿的往一个方向冲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求生欲带动了他的本能,他居然就真的跟着韩遂一起杀出了重围,魏军愣是没能阻止这两个想要活命的斗士。

    韩遂和马超一起冲出了魏军的重重围困,不要命的往长安方向逃跑。

    发现自己这边没能挡住一队骑兵的突围,曹纯和曹休非常不愉快,立刻率军猛追。

    韩遂和马超就一路逃跑,曹纯和曹休就一路直追,一直追到都能看到长安城墙的地方,曹纯和曹休才因为马腾率军出来接应而不得不撤退。

    马腾看到自己这边的军队战败溃退,立刻率军出城接应,曹纯和曹休刚一接近,就被马腾指挥弓弩手发矢阻挡。

    箭如雨下,魏军骑兵折损了一些兵马,曹休和曹纯眼看对方军阵已经完成,再打下去没有意义,于是引兵撤退。

    韩遂和马超算是顺利大逃亡了。

    尽管也是被曹纯和曹休追在屁股后头撵,撵的魂飞魄散,但是到底还是胜利大逃亡了。

    与马超的好运气相比,马岱和庞德就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。

    两人虽然也勇猛作战,但是始终不敌魏军。

    不仅陷入重围之中,又没有得到韩遂的救援,结果两人双双被擒。

    马岱年纪比马超还小,气力不足,撞上杀红了眼的曹洪,三下五除二把身边的亲兵全部杀光,然后提刀猛砍马岱。

    马岱连着招架数次,气力不支,被曹洪一刀砍飞了手里的武器,一脚踢在了胸口,一群强壮的亲兵立刻围了上去将其狠狠的压制,擒拿。

    庞德战斗力更强一些,力气也更大,更为凶猛,张合与夏昭两人合战拿不下庞德,最后还是庞德的亲兵全部战死,被十几名强壮的魏军士卒夺了兵器,狠狠的压制在身下,被五花大绑。

    饶是如此,庞德还是拼命挣扎,虎吼连连,额角青筋暴起,感觉整个人都要爆炸了一般。

    但是终究扛不住十几条大汉的拼命压制。

    这一场正面交锋就此结束了。

    包括韩遂带来支援的凉州兵在内,魏军基本上将之歼灭,跟着韩遂和马超逃掉的还不到三千,剩下的少量战死,大量都被俘虏了。

    魏军大获全胜,士气高涨,诸将更是兴奋。

    庞德和马岱被兴奋的将领们押着来见郭鹏,立了功的三人喜形于色,没抓到敌将的则咬牙切齿的痛恨敌将过于狡猾。

    郭鹏让庞德和马岱报上姓名,然后才知道这两人一个是庞德,一个是马岱。

    凉州名将庞德,还有马超的族弟马岱。

    “马超跑了?”

    郭鹏有些意外,从曹纯和曹休那边得知是韩遂救了马超,两人一溜烟的就跑走了,丢下了庞德和马岱,所以没能抓住马超,更没抓住韩遂。

    要是能抓住马超和韩遂,这仗就差不多该结束了。

    “魏公,马超和韩遂跑了也无伤大雅,这两人一样有用,凉州兵损兵折将,几乎全军覆没,必然全军丧胆,不敢与魏公争锋,如此一来,长安城指日可下,我军便可大获全胜。”

    荀攸得出了自己的结论,而这个结论郭鹏也是认同的。

    所以他看向了庞德和马岱,下令将马岱关起来,单独留下了庞德。

    “韩遂救了马孟起,却没救你,你战斗虽然勇猛,但是跟错了将军,马腾和韩遂是可以成大事的人吗?困守长安,退路只有凉州一隅,而我有整个关东,还有即将到手的司隶,你以为是我能胜,还是马腾韩遂能胜?”

    郭鹏这样一说,庞德默然无语。

    “马岱是马氏亲眷,我不劝他,你姓庞,非马氏亲眷,为什么要为了马氏的错误而受到这样的折辱?如此你不感到痛苦,我都为你感到不值。”

    庞德低头不言语。

    “你是壮士,勇猛,我不逼你,我相信你能思考,能想出自己该做什么才是对的,你就在我的营中,看着我是如何将马韩二人彻底碾碎的!”

    郭鹏身上的威势让庞德无法反驳他所说的话,更不敢抬头与他抗衡,与郭鹏说话间,庞德甚至出了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他是知道郭鹏没有说错什么,甚至并不怀疑以今天郭鹏所展现出来的军力,不能拿下长安。

    无论怎么比较,都是郭鹏更具赢面。

    当晚,郭鹏下令将战场上那些伤到无法救治的马和已经死掉的马收集起来,炖煮马肉给全军增加肉食,以此提升士气,鼓舞士兵再接再厉。

    而与郭鹏这边昂扬向上的士气比起来,长安城内的情况也就过于惨淡了。

    马超和韩遂败退回长安城,是损兵折将狼狈不堪的。

    回去之后,马超甚至都还没有相信自己已经活着逃出来了,逃回了长安城里,好一会儿才确认这个事实。

    马腾叹息不已,握紧了韩遂的手感谢韩遂不辞危险率军救助马超的恩情,然后又当众下令解除马超的军职,当中杖责二十,以此惩戒马超盲目冒进,不尊重长辈的罪责。

    马超是被惩戒了,但是战事还没有结束,这一战战败之后,马韩联军彻底落入了颓势,而郭鹏那边则士气旺盛。

    “郭子凤到底是怎么办理后勤的?那么长距离的进军,又没有人烟可以补充粮食,他到底是怎么保证军队不崩溃的?他哪里来的那么多粮食?”

    马腾满脸都是费解,满脑门都是问号。

    很显然,马腾依然搞不清楚自己输在了什么地方。

    韩遂也没有搞清楚什么。

    “装备精良,士气高昂,连战马都膘肥体壮,完全不像是缺衣少食的样子,周边没有可以得到十万人军队的粮食的地方,那也就是说,郭子凤的补给线从洛阳一带直接拉到了长安来。”

    韩遂满脸都是不可置信:“近八百里,他是怎么办到的?难道是用铁索把士兵都锁起来,不让士兵逃跑?”

    马韩二人都有如此的疑惑。

    而跟在他们身边同样惊恐万分的张济倒是忽然想到了什么似的。

    “之前在弘农的时候,曾经听一些荆州商旅说过,郭子凤在麾下大兴屯田。”

    “屯田?军屯还是民屯?”

    马腾询问道。

    “好像都有,不过是以民屯为主,郭子凤似乎是在地方上设立了什么制度,专门用以屯田,还派专人管辖,确保屯田所得足够,然后所得到的全部粮食都存入府库里面用以征战。

    郭子凤辖地那么大,全都是人口充裕土壤肥沃的地方,收获那么多粮食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,估计这些年郭子凤积蓄的粮食数量很大,完全可以支撑这场大战,所以他才有恃无恐。”

    听了张济的话,马腾和韩遂面面相觑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808/57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