乔光赢了江珊。

    这个消息如同疾风般,短短时间内便吹入大街小巷,如果说原来乔光对阵江珊的消息如同一大片将燃未燃的火种,那么乔光打败江珊这让大部分人都意料不到的结局,就像是给火种扔下一大把枯叶,火,已经彻底燃烧起来了!

    整个京城都为之沸腾!

    “神前碑第二被神前碑第一百给打赢了!”

    “江珊师姐输给了一个从未谋面的年轻人!”

    “这个叫乔光的青年,会不会是新一代的筑基第一?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短短时间内,京城的各个角落都在讨论这一战,讨论乔光,还有讨论江珊加入败佛的事情,他们已经完全成为了群众焦点。茶楼、酒肆、风月场所等等聚集着无数才子佳人,一个个讲得眉飞色舞,说到急处,与人争辩,简直眉毛头发都要倒竖而起。

    他们将比赛的细节一一复述出来,但实际上有些人根本就没亲眼看到比赛,大朝试现场的坐席还是很贵的,有钱还不行,还要有地位,才能在里面占得一席之地。

    即便如此,还是没能掐灭人们讨论的热情,尤其是那些酒楼里的说书先生们,一个个虽然没有亲眼看见,但是结合各大报社出的资讯,再结合各大赌坊出的急报回顾,还有各自的小道消息,竟然将现场情景还原了两三分,说的头头是道,连听众也在认真听着,被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    正所谓两分靠现实,八分靠扯淡,正是此理。

    “说时迟那时快,江珊一拳挥来,如有五雷轰顶之威力,正中那乔光脸面,众人心中暗道不妙,这一拳下去,乔光还不得当场被打成肉酱?!”

    一名说书先生手舞足蹈地说着今天这场战斗,一边说,还一边自带音效地手脚并用,演示当时战况是怎么样的严峻。

    听众们聚精会神地盯着他,想听到下文,只可惜过了许久,说书先生依然没有继续开口,反而右手像是抽筋了一样,剧烈地颤抖着,上下抖动。

    “我去!不是刚刚才打赏过嘛!”

    “这还不到两炷香时间,又要钱了?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这一大袋银两都给你,等下要是说不出个**,我就把你的脑袋给拧下来!”

    一个高八尺有余的壮汉直接往台上砸了一大袋的银子,布袋落台,发出“砰”的闷响,说书先生顿时眼皮一跳,双眼冒着金光。

    “钱少叮当响,钱多声响闷。我滴个乖乖,这是大手笔啊!”

    说书先生嘴上不说,心里早就乐开了花,他看着那名壮汉阴沉着脸,小心脏咯噔一下,这若是讲不出个所以然来,怕等下是要屁股开花,看来得使出浑身解数,把压箱底的手段都用出来才行了!

    他咳嗽两声,继续朗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就在众人认为乔光危在旦夕的时候啊,眼见着鲜血都要从他的脸上喷薄而出!刹那间!人们感觉平地生出了一栋高楼,仿佛一座巨大的高塔拔地而起!”

    “观众们都觉得眼前一黑,莫

    不是身子太差,看比赛时间太久,故而双眼发黑?然而就在他们定睛看去才发现,原来并非如此!”

    说书先生露出一个自认为是高深莫测的笑容,同时语气顿了顿,台下围观的人以为这家伙又要坑钱,正准备捡起拖鞋就往上砸。

    说书先生暗道不妙,自己之前坑钱坑上了瘾,这是职业病,下意识就要停在转折的地方,一下子忘了“君子爱财取之有道”的分寸。

    幸好他补救及时,就在众人的鞋帮子脱手之前,他尖声急道。

    “原来并非什么高塔高楼,那笼罩着众人的巨大阴影,正是魔化后的乔光!”

    “江珊那惊天地泣鬼神的一拳,激发了乔光隐藏的天赋血脉,他瞬间成魔!身高足足有……”

    说书先生突然停了停,眼珠子骨碌骨碌地转着,一时间没找到形象的类比物,见到众人莫名其妙的眼神,他生了急智,死马当活马医,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身高足足有我们白月酒楼三倍这么高!身形更是无比庞大!俨然现实版的巨灵神!”

    他偷瞄一眼台下,发现大家的眼睛都瞪得大大的,一副被震惊到了的模样,顿时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既然糊弄到了位,那剩下的就好说了。

    “面对这种形态下的乔光,江珊师姐哪还有还手之力?被他步步紧逼,可谓是险象环生!最后,江珊师姐爆发出最强一击,击伤了乔光这尊凶神的臂膀,但仍然不敌落败啊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同样是白月酒楼,两名锦衣客人在楼上小口酌酒,听着下方的胡说八道,不禁摇摇头,笑了笑。

    定睛看去,发现这两人长相竟是如此相似,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般,原来是双胞胎,而且还是双胞胎姐弟!

    弟弟长得无比俊俏,乌黑长发披垂在身后,脸蛋像涂了胭脂般地白如鹅毛,说是貌比潘安也不为过,男身女相,那堪比细絮柳叶的长眉横飞入鬓,双眼更是如同两颗大大的黑宝石,璀璨且有神。只见他捏起玲珑小酒杯,那两根手指白嫩又细长,若要让姑娘们看见了,也只能是大呼自愧不如啊!

    “姐姐,那家伙说得也忒不靠谱了吧!怎么还有这么多人去听他忽悠?难不成垌洲的蛮夷们都这么没见识吗?”他看向在对面端坐着的姐姐,苦笑道。

    弟弟身为男子都如此俊俏,姐姐更是不用说了。

    女子此时戴着面纱,半拢着脸,隐隐约约能窥见里面秀容。听到弟弟的话,她笑道:“弟弟,还是要小心为好,再贫瘠的土地都有出色的人,我们羽人在极洲,修行出色的天才数不胜数,百姓的见识比他们多些也正常,但不要自大哦。”

    弟弟笑了笑,显然是有些不以为意。

    “但是乔光这人,很厉害是真的,恐怕在我们家那边,能在筑基期达到这种程度的,也没有多少人。”姐姐思索了会儿,脑海里浮现出几个身影,都是极为厉害的羽人。

    说到乔光,弟弟也收起了玩世不恭的神色,神情有点凝重,说道:“没想到他

    如此厉害,我一开始还不相信他能战胜江珊,真是出乎意料啊!”

    姐姐抿嘴,嫣然一笑:“这还不止呢,他还有很多手段没用出来,这还远远没到他的极限,最起码的,这次他就没有狼化。”

    听到“狼化”,弟弟脸色更为难看一分,不再接话。

    若是乔光在这,他便能认出来。

    说出这话的女子,正是那天的羽人姑娘。

    而她,竟然知道乔光是头天狼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世界上比乔光打赢江珊这消息传播的还快的,怕是只有谣言了。

    三人成虎,一传十十传百,一句话经过无数人的转述之后,便会衍生出无数种意思,连最初说这话的人也摸不着头脑,自己啥时候说过这么荒诞的东西吗?

    乔光在室内休息,而外面传言满天飞,比如乔光和江珊有一腿,是相爱相杀;乔光长着三头六臂,一眼就将江珊给瞪住了;其实乔光有着能秒杀江珊的实力,只不过是手下留情罢了……

    这一系列传闻,让当事人听了也无可奈何。

    不过传闻归传闻,多少还是有着一点点可信度的,哪怕只有一丁点。吃瓜群众们听了之后也不知道是真是假,明明一开始觉得没啥道理,听多之后,发现这些说法一个比一个夸张,底线被越拉越低,最后决定要不还是相信一开始听到的传言吧,与其相信乔光长着八只能瞪死人的眼睛,还是相信他三头六臂好点。

    但很显然,他们没想到的是,即便是自己一开始听到的传闻,也依然是经过“艺术化”夸大处理的。

    慢慢的,乔光便多了一个新的外号凶神。

    既然传闻都这么可怕,这也就成了吃瓜群众公认的一件事情,管你是真是假,反正很凶猛就对了,能将初赛打出了决赛的感觉,肯定是一个狠人没错。

    此时,当事人乔光是丝毫不知情,他正在卧室里静修。

    和江珊的一战里,他也领悟到了不少东西,关于剑法与剑术的明悟便是其中之一。

    其实在他看来,这一战还赢得挺侥幸的。如果没有兰行君带过来的那一份资料,最后他很可能还是会吃一个闷亏,之所以赢,也可以说是赢在了天时地利人和中的“人和”。

    在西西修习风火吟的时候,灵儿便提出要乔光好好地淬炼神识,可惜回到大梁很快就是大朝试了,一直没有时间,只能通过零零散散一些时间将需要的药材都准备好,现在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。

    “刚刚经历过一场大战,身心俱疲,但这时候却是淬炼神识最好的时机。”

    天工中,灵儿缓缓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神识淬炼中,最关键的一点就是,意志力!”

    “意志力强大的人不一定神识强大,但他淬炼起来肯定比其他人容易得多;而意志力薄弱的,最别炼了,去嗑药代替吧。”

    灵儿突然笑得很阴森,看得乔光背脊一凉。

    “这过程一开始很痛,但还希望你要痛并快乐着哦~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760/18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