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?姜兄?快请进快请进!哎呀,真是好久不见!”

    姜太虚看着前所未有热情之林宁,一时有些不大适应。

    好久不见?

    月余前不是才见过吗?

    不过他有求而来,自不会挑剔什么,与林宁客气几句后,被迎进聚义堂内。

    却未看到,林宁侧过身时,疯狂的给田五娘使眼色:

    好娘子!瞧见了没有,什么叫大气运?这就是!

    想啥来啥!

    田五娘虽生性清冷,但如今日子过的一天比一天松快,当年她执掌山寨时,如履薄冰随时都有可能倾覆的危机感如今再不复存在。

    而且,在她最喜欢的武道方面,更是一日千里!

    再加上也发现林宁在她跟前,总是比别处更活泛一些,心中暖煦,居然也对林宁微微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素来清冷惯了的人,陡然这样一来,当真让人惊艳的眼前一亮!

    若非有重要外客在,林宁说不得要白昼里荒唐一回……

    而田五娘见他这般模样,早收了笑意,转身走开,修行武道去了。

    却说姜太虚落座后,见与他斟茶的婢女气质十分不俗,一眼就能看出是饱学之流,再想到稷下学宫情报中所记,林宁以自广阳得到的十二清倌人为侍,好色无度……

    心下不由一叹:难怪都道英雄难过美人关,这位林郎君乃惊才艳艳之绝代人物,样样皆佳,独在美色方面,着实让人担忧。齐皇或许正是相中了这一点,才会让吴媛前来吧……

    林宁回身落座后,看着姜太虚笑道:“这几日闹腾的厉害,我却没想到会惊动姜兄前来。怎样,上回我建议姜兄之三策,是否奏效?”

    姜太虚闻言,扯了扯嘴角,道:“让林郎君失望了,内乱未平息前,难行大政。待平息内乱后,正好借清理叛乱之罪,才好趁机行新政。”

    林宁竖起大拇指道:“姜兄果然老辣!”又有些好奇问道:“姜兄,是准备彻底介入朝政吗?”

    姜太虚苦笑一声,道:“如今连林郎君也如此看我么?”

    林宁忙摆手笑道:“不是不是,只是代人一问罢。”

    姜太虚闻言,轻轻摇了摇头,以为林宁果真如他所料,没有能过美人关,想了想,还是开门见山问道:“林兄当真欲为大齐平西王?”

    林宁哈哈一笑,道:“没有的事!我如今还需要一个虚名来衬身份不成?”

    姜太虚缓缓颔首,再问:“那荣昌公主的驸马呢?”

    林宁敛起了笑容,反问道:“姜兄今日来,就是为了这个?”

    姜太虚自知惹人生厌了,苦笑道:“林郎君莫见怪,实在是此事干系有些重大,不得不得详情……”

    林宁不解道:“姜兄此话何意?”

    姜太虚耐心讲道:“若是林郎君为我大齐平西王,亦或是为我大齐驸马,那么林郎君占据榆林、平山、广阳等城,便无话可说。可若非如此,青云寨强占大齐城池,便相当于开了国战,非同小可!”

    林宁奇怪道:“你大齐的榆林、平山、广阳?这些城池不是都割让给秦国了吗?榆林城派了一位半步武圣十大宗师和六千秦军占据榆林时,姜兄你怎么不去给他们说这些道理?”

    姜太虚正色道:“林郎君,此言或许听来有些荒唐。但今日割出去的五十城,十年内,吾必亲手取回。齐国国土之完整,涉及学宫历代夫子大道,绝不可能丢弃一寸!所以,此事绝非我稷下学宫故意生事。”

    林宁闻言,缓缓点头,道:“若果真如此,我必不使姜兄难做。待姜兄成圣之日,便是小弟亲手奉还榆林等城之时!”

    看着满脸真诚的林宁,姜太虚觉得此事还是以后再说吧……

    顿了顿,又问道:“听闻林郎君伏杀了黑冰台一位半步武圣,却不知如何为之,能否告诉于吾?”

    林宁也没想到,姜太虚竟如此坦荡的说出此言。

    不过又一想,这小子也不是好人哪。

    之前提的榆林城,明知他不可能还,却故意说出那番话来,再激他说出有些无赖的话,然后再问此问,他还好意思不说?

    这大概就是明晃晃的阳谋吧……

    林宁呵呵了声,道:“也没甚可隐瞒的,其实也是取了巧。那邰翀老鬼不到武圣却活过了二百大限,听起来了得,可也只是唬人罢了。这等人,便和纸老虎一般,一咬人就露馅。正好我们近来得了强援,金刚寺的高僧擅防御,结果生生将邰翀老鬼耗死了。”

    听闻此言,姜太虚面色瞬间肃煞起来。

    这等情况,倒和他预料的相差不大。

    因为夫子便是先例,况且邰翀的形势比夫子还要严重的多。

    但他没想到,这里面竟还有金刚寺的事。

    又听林宁继续笑道:“姜兄,连我亦未曾料到,除却三大圣地外,世上竟还有金刚寺这样的门派,拥有诸多宗师不说,居然还能凭借阵法,以弱胜强!虽说金刚寺的杀伐之力稍弱,但防御是当真强悍!我听法克说,金刚寺三位宗师巅峰结成金刚伏魔阵,竟连武圣都能困……不过,有一事,我以为当告知姜兄一二。”

    本就面色肃然的姜太虚闻言,问道:“不知郎君所言何事?”

    林宁沉声道:“金刚寺位于楚州大禅山,如今似乎正是蒯氏叛逆兵锋所向之地。万一金刚寺为叛军所诱,做出了不明智的作为,对姜兄而言,着实非同小可。尽管青云寨与金刚寺因一些渊源关系莫逆,但大是大非的问题上,我从不含糊。事关亿万黎庶之命运,姜兄不可不上心。”

    没等姜太虚脸色凝重的开口,就听林宁继续善意道:“我有一法,可供姜兄选择……哦,不是我多事,实在是金刚寺乃青云故人,除却法克大师外,还有一些根本上的渊源,所以不忍见姜兄施雷霆之怒,铲除他们。”

    姜太虚虽然不尽信,但金刚寺明晃晃的派出那么多宗师帮青云寨干翻了黑冰台,也由不得他不信,便诚心问道:“林郎君有何妙计?”

    林宁笑道:“姜兄何不建议金刚门迁移山门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姜太虚又非傻子,都到了这个地步,怎会瞧不出林宁之意?

    林宁居然毫无愧色,面色和目光都坦坦荡荡的看着姜太虚,道:“小弟的确有一些私心,但姜兄当知道,小弟的私心是为了什么。况且,山寨原本就尊着侯叔为圣,对稷下学宫而言,多一个金刚门其实无关轻重。且这座山门,除却落在青云外,落在其他任何地方,都只会对稷下学宫更不利。天下形势风云变幻,这一点姜兄一定也看在眼里。如金刚寺这样的山门,最好能独善其身,让他们永不出刀。姜兄,你以为呢?”

    姜太虚以为个锤子啊……

    照林宁这般折腾下去,别说他还没成圣,就算他十年内成了圣,怕也奈何不得青云寨了吧?

    但是,正如林宁所言,除非覆灭了金刚寺,否则将它落在哪,都让人不得安心。

    逼去秦、楚自然不可能,三国之间的龌龊,只有三大圣地自己清楚。

    若是有机会能一统天下,三大圣地都不会放过。

    果真能做到这一点,或许能打破三大圣地历代圣人能够达到的极限圣道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眼下这等敏感时刻,姜太虚绝不愿看到,也不允许金刚寺转投他国。

    至于让叛军得到,就更不可能了。

    眼下姜家倾尽全力,也才将叛军浩大的声势打压下去一些气焰,想真正覆灭叛逆,怕要将姜家熬个河干海尽才可能。

    若是叛军果真裹挟了金刚门,那形势瞬间就要崩坏,只能派出稷下学宫的长老前去平叛。

    可姜太虚比林宁更清楚金刚寺那套金刚伏魔阵的威力,真是稷下学宫目前不愿招惹的。

    所以,这个金刚寺,也只能落在这沧澜山间了……

    念及此,姜太虚看向林宁,见他眉眼清秀又极有灵气,和身旁的侍女目光时不时摩擦一二,坏笑一下……

    心中,竟生出了淡淡的羡慕之情……

    这样的山贼生活,又有谁不羡慕呢?

    ……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711/32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