巫连枝寻了一遍这巫水涧水榭,确实如穆紫彤说的一样,没寻到木稚晚的身影。

    便回到了木稚晚空荡荡的房间里,坐在床边。

    转念一想。

    或许稚晚进了不该进的地方?

    比如水榭之后的禁地?

    但下一秒他便排除了这种可能性。

    因为禁地日夜有着隐士看守,修为之高,更何况木稚晚还是个普通人,断是没有能力闯进去。

    在他思绪游离之际。

    穆紫彤的声音响起:“少主也看到了,紫彤已经说过了,可偏偏少主不信。”

    只见她款步走进屋子,脸上挂着笑意。

    “你又来这做什么?”巫连枝斜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穆紫彤见他这番态度,倒是也习惯,走到桌边坐下,道:“少主何必对我总是如此态度,想必少主也找寻过了,怎么样,我所说属实吧?”

    巫连枝正过头来,看着坐在桌边穆紫彤。

    穆紫彤并没骗他。

    或许...木稚晚真的离开了水榭。

    可他又想,木稚晚孤身一人,又柔弱,这大雨连连,天照可是个水乡,条条水道汇聚,他又能只身去往哪里?

    不由得有些担忧起来。

    “即使稚晚离开水榭,那也是他的自由,与你何干?”巫连枝道。

    “少主为什么不想想,你对他那么好,他为何要离开水榭?还没留任何书信,悄无声息的便走了?这不明显没将你放在心上,少主啊,你未免也太相信一个人了吧?何况是这种低贱的...”

    “嘴给我放干净些,稚晚是什么样的人,我比你了解,轮不到你说三道四。”巫连枝眼中闪过一道冷光。

    “你对他如此上心,又能得到什么?再说了,他这般无声息的离开,不就证明了一切吗?要我说,你何必对他如此,他都能摈弃你,估计都已经开始另寻东家了,真不知少主你是怎么想的。”穆紫彤有些恼了,但又不能直接发作,自己只是实话实说,想要巫连枝看清木稚晚而已。

    巫连枝听着穆紫彤说的话,眉间就没平坦过。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,她的这番话,是有点触动他的心弦,只是他不愿意相信,可他却始终相信木稚晚不会如此。

    “从我把稚晚带到水榭开始,便是把当做自己手足一般看待,他要走要留,那是他的自由,又何来必须告知我方可?莫不是你贼喊捉贼?将他掳走这番做戏给我看?”巫连枝边说边走向穆紫彤,双手撑在桌上,将穆紫彤圈锢着,紧盯着她。

    穆紫彤稍稍往后瑟缩了一下,道:“少主莫不是有些不太清醒?!短短时间内,我能把他怎么样?!”

    巫连枝直起身子来,侧着身,偏头看着冷冷地穆紫彤道:“谅你也没那能力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讨厌他,恨的牙痒痒,但我穆紫彤还不屑于做这种龌龊的事!我要想杀了他,我还用得着那么费劲?少主既然听不进好言相劝,那就当我没说过。”穆紫彤急语道。

    巫连枝转过头,不再看这个令他厌恶的穆紫彤,心里有些失落与忐忑。

    失落在木稚晚的不告而别,而心里的忐忑确是在害怕,自己一片好心,就如同穆紫彤所说的那样喂了狗。

    他本身是个率性傥荡之人,最讨厌的便是那些附庸权势之人,他对木稚晚确是没什么情感纠葛,但木稚晚的纯良他看得到,多个手足,让他有个遮风挡雨的地儿罢了。

    若是真如穆紫彤所说,那么当他眼拙便可。

    不管什么样可他还是有些担心木稚晚,只希望他就算离开水榭,也要顾全自己安危。

    “你休要挑拨离间,本少主可不是那些没有脑子的蠢货!凭你三言两语就相信这片面之词,早死了几百回,你好自为之!”巫连枝说完,甩袖离去,丝毫不给穆紫彤好脸色。

    穆紫彤气的站起身,一跺脚,心里暗骂巫连枝的不知好歹。

    随之也离开了屋子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684/12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