报告厅开始沸腾起来,在这一刻...人们发出惊讶的声音,眼神中蕴含着惊恐,脸上充斥着期待的表情,不过也有很多觉得挺难堪的。

    杰罗瑞教授和他的成员们,恨不得弄死徐茫,他的出现完全打乱了原本定制好的计划,现在...全乱了!

    真的引力微透镜概念?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之前的,ESA发布的理论就是虚假的?

    徐茫的话让杰罗瑞和他的成员们,听着非常不舒服...如果不是现在保安太多,或许就要做出不理智的行为,把徐茫给赶下台。

    “真的引力微透镜理论?”

    “有一点意思!”

    此时,

    世界着名的天体物理学家希尔克,眼前突然一亮,有意无意往ESA成员们看去,过人每一个人的脸上写满了尴尬,在这一刻已经六七十的希尔克高兴的就像孩子。

    徐茫通过写字板,在电脑上开些书写程序,而他的每一个数字、文字与符号,清清楚楚出现在背后的大显示屏中。

    起初,

    原计划打算把自己的论文发上来即可,但是仔细一想,徐茫还是重新开始,一步一步把内容呈现出来,这样才有震撼力,才有让别人有参与感。

    前面的内容都差不多,一些概念的解释而已,不过...到了计算部分,在场所有人发觉和ESA的内容不一样,完全没有一点的相似度。

    台下,

    杰罗瑞教授正目不转睛地看着大屏幕上,那不断出现的算式,那一列列的过程,瞳孔微微收缩,眉头逐渐拧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就在刚刚,

    杰罗瑞还在期待着发生奇迹,而这个奇迹是徐茫出现学术事故的奇迹,但是...现在发生了改变,当进入计算部分后,杰罗瑞教授的表情急剧变化。

    这...

    这怎么会这样?!

    身体微微开始颤抖,嘴里不停嘀咕着,对于眼前所发生的事情,杰罗瑞很想去拒绝掉。

    拒绝...

    那是那么容易的!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着,已经过去十五分钟了,可徐茫还处在计算过程中,但他打算加速,紧接着便默默开启了禽兽模式,麒麟臂在这一刻悄悄被换上。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“???”

    发生了什么?

    突然感觉速度快了好多!

    在场的所有人看到徐茫加速了,这速度几乎颠覆了认知观,最重要的是他的答案都是呼之欲出...但很快这些人就恢复了正常。

    默写一遍而已,

    或者仅凭肌肉记忆在完成这一项工作。

    “好快啊!”

    “我发现...我...似乎有一点追赶不上徐教授的书写速度了。”一位年轻的研究员,一脸迷茫地冲身边的同伴说道:“你...你能不能跟住?”

    “我?”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高看了我...其实不瞒你说。”这位年轻人苦笑道:“三分钟前我就感到一片迷茫,徐教授的计算过程,有一点...难懂。”

    这两人虽然是搞天体物理的,可计算能力处于一般,当接触到徐茫最为纯粹的数学后,两人已经败下阵来,可即使看不懂,这两人也没有离去。

    看不懂和见证一个伟大的诞生,两者之间并不矛盾。

    又过了五分钟,

    徐茫开始解释自己刚刚那一大段的计算过程,不过...他是靠文字来说明,这时众人才反应过来,这时在现场完成一篇论文。

    “有意思!”

    “老伙计...越来越有意思了!”希尔克冲身边的史密斯教授说道:“我敢断定...接下来可能会让不少人感到惊喜,因为下面的内容才是重点。”

    史密斯教授没有说话,静静等待着希尔克口中那最为震撼的内容。

    很快,

    徐茫又开始了计算,而这一次计算注定让许多人开始怀疑人生。

    “什么?!”

    “还...还能这样?”杰罗瑞一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大显示屏上的出现的计算过程,心情渐渐走向了崩溃的边缘,现在徐茫的算式已经颠覆了他的认知观。

    杰罗瑞的数学和他的天体物理差不多,都非常的厉害,几乎同时他就知道了徐茫的计算内容,而这部分内容让他感到了绝望。

    输了!

    彻底输了!

    杰罗瑞已经不想再看徐茫的计算过程,但是身体很老实,死死盯着屏幕上出现的数学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

    在一个理论中跳出些许的矛盾,这远远比证明它正确来得简单。

    但并不是这个情况!

    杰罗瑞发现自己根本找不到徐茫的缺点,他的每一个数字和文字都是那么的恰到好处,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教授...”

    “现在怎么办?”杰罗瑞身边的一位组内成员,小心翼翼地问道:“对比了一下徐茫的内容,我们...我们的确错了,在很多概念上就错了,有一些支点...在徐茫手上成为了重要的存在。”

    这位年轻人的说辞蕴含着其他意思,当初是杰罗瑞执意要加速研究速度,并且亲自取消了某几个看似鸡肋的支点内容,可万万没有想到,那几个支点是如此重要。

    总之,

    这一次失败完全是因为杰罗瑞教授!

    与此同时,

    丹尼教授脸上乐开了花,随着内容越来越震撼人心,他的喜悦也逐渐上升,即将达到顶点。

    说实话,

    丹尼教授并不担心徐茫会出现错误,尽管NASA内部很多人挺讨厌徐茫的,觉得徐茫这个人人品有问题,但他的学术能力还是值得信任。

    而且...当前的环境,那么多新闻媒体以及同僚们,更加不会把错误内容推到世人面前。

    “丹尼教授...”

    “我感觉有一丝不妙。”井下教授皱着眉头,满脸担忧地说道:“徐茫的第二个发现...可能会让我们的东西,变得黯淡无光。”

    听到井下教授的话,丹尼渐渐开始担心这事情的发生。

    这一刻,

    丹尼教授的人格逐渐扭曲,开始期待徐茫会出现错误。

    不过,

    过了半个小时,

    当人们发现即将要步入尾声的时候,所谓的错误始终没有出现,一切都是这么的流畅,根本就找不到任何的缺点所在。

    “徐教授快要完成了。”

    “计算完这里...应该就差不多了。”汪艾大眼睛死死盯着屏幕上的内容,冲身边的董宇和张亚鹏说道:“大爷永远是大爷...这一点不会发生改变。”

    但是...

    接下来发生的一切让所有人懵逼了。

    什么情况?

    怎么...

    怎么还有?!

    半分钟前就应该结束了呀!

    这一刻,

    众人们发现原本该结束的内容,却还在继续...而且内容更加的高深。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突然,

    当新的内容渐渐拨开一层迷雾后,不少人这才反应过来,徐茫...徐茫似乎在论证一个全新的观察方式。

    对!

    就是基于引力微透镜的全新观察方式。

    “老伙计...这...”希尔克教授睁大了双眼,盯着眼前全新的内容,想要夸赞徐茫的话突然被卡在了喉咙处,他发现任何词汇都无法形容此时的徐茫。

    天才?

    不不不,

    世界上存在很多天才,可徐茫绝对不是其中一员,他是超越了天才的存在,所谓的天才在他面前,只有无尽的黯淡。

    “看来...”

    “从今天开始,人类对远距离天体的观察,将再进一步!”史密斯教授看着屏幕上的内容,不由感慨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原本以为就此结束,但没有想到,好戏刚刚开始!”史密斯教授转头,冲自己的老朋友说道:“老朋友...看懂了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

    “这是在组建一个庞大的透镜异常网络,起码我是这么认为的。”希尔克教授说道:“当然...最终解释权在徐茫那里。”

    终于,

    徐茫结束了计算,默默放下手中的笔,抬头看向了报告厅,这一刻...无数双眼睛正盯着他。

    “或许...”

    “你们感到很好奇,为什么会多出一大截的计算过程。”徐茫笑呵呵地说道:“这是给你们的惊喜。”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引起在场所有人一片好奇,许多人依旧处在迷茫的状态,看着大显示屏上所出现的算式。特别是最后那一部分,这到底是什么内容?

    此时,

    徐茫还欠别人一个解释。

    “咳咳!”

    “引力微透镜理论,到此算是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。”徐茫认真地说道:“或许有很多人还处在迷茫阶段,特别是针对后面的计算过程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没有关系,接下来我会解释,最后一段的内容。”徐茫笑道:“由于微透镜事件是独一无二的,不需要重复,这使得后续再观察几乎是不可能的。”

    听到这番话,

    所有人点点头,这的确是一个缺点,引力微透镜事件只是一次性的产物,虽然它会改变人类观察超远距离天体的方式,但是很多情况下,只能观察一次而已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...微透镜也无法对行星的大小做出准确的估计,轨道性质也很难确定,因为唯一可以直接用这种方法确定的轨道特征是行星的当前半主轴。

    也就是行星的偏心轨道只能探测到它的一小部分轨道而已...

    “为了改变这一尴尬的状况,我突发奇想...建立一个全球性透镜异常网络,这个项目能够提供近连续的观察,以观察由与地球的质量一样低的天体所引起的微透镜事件。”

    话落,

    徐茫点开一个文件,顿然大显示屏上出现了一颗地球模型,仔细观察可以发现,地球上有很多红色小点。

    配合着模型,

    再加上理论的解释,不费吹灰之力,所有人几乎明白了徐茫想要做什么。

    这...

    这绝对是跨世纪的项目!

    需要全世界许多国家通过参与,才能实现的一个伟大壮举,这一刻很多人激动的站了起来,为徐茫送上最热烈的掌声。

    这掌声持续了有一分钟之久。

    “徐教授?”

    “能不能问一个问题?”一位年轻小伙举起手,冲徐茫喊道。

    “问吧。”徐茫笑道。

    “全球性透镜异常网络只是解决了观察的持续性问题,但是如何才能确定观察天体的基本特征?从理论上来判断,引力微透镜似乎不可能做到这一点。”这位小伙的提问很尖锐,直达徐茫的要害部位。

    在场所有人齐刷刷看向了徐茫,面对这个如此尖锐的问题,他会做出什么样的解释?

    面对好奇的目光,

    面对众多的镜头,

    徐茫淡然一笑:“引力微透镜无法解决...但是其他办法可以!”

    ......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597/594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