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往常之时,我等一直有些好奇为何师叔的隐星观一直以来人丁都颇为单薄。不管是论资历,论修为!当初师叔尚在筑基期时便已经是冠绝诸峰,远远超出我等后辈诸多。若是没有记错的话,当年师叔参与的大比也是顺利的摘得了大比的一个名额,从而入得玄冥洞获得了筑基丹的奖励,一跃成为了筑基期修士,可以说自入宗门以来,师叔的实力便一直领先我等众多,堪称各峰弟子的楷模。不过惟独在收徒授徒一事上,师叔并不太上心,当年之所以收那施师弟入门下,似乎也是因为各峰并无长老愿意收其为徒。”卢远道侃侃而谈说道。

    卫康轻笑道:“卢师弟倒是记性颇佳,如此相隔多年之事倒也是记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卢远道赶忙说道:“卫师叔,这师弟之称晚辈是万万当不起了,师叔可莫要让我等后辈为难啊!”

    卫康不由哈哈笑道:“实在是如此多年相处下来早已经习惯了,一时间之间又哪里能改的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卫师叔,此等辈份之事可来不得丝毫的马虎,可是千万别再让我等为难了。”卢远道苦笑着应道。

    卫康点了点头,旋即说道:“说起来,施常此子倒也是没有辜负我的期望,如今筑基成功也算是可以独挡一面,自从往后,我倒是轻松了许多。”

    卢远道笑道:“说来惭愧,我等空有众多弟子,但能成功筑基之人实在是寥寥无几,反倒是师叔所收徒弟不过二人,一人已经筑基,另外一个也是八九不离十了,等到那李平从玄冥洞出来之后再花上一些时间巩固一下修为,到时候师叔的隐星观可真是人才济济,实力惊人啊!”

    “唉,当初在南沙城外,我就看这李平资质惊人,不过当时想着卫师叔这么多年只收了二个徒弟,我若再去强抢去一名,未免有些不近人情。若是早知道此子有如此本事,当时就算是厚着脸皮抢都要抢到门下来,这可是一个即将筑基的弟子啊!”一旁的人群之中,此时传来了一声苦叹之声,众人循声望去,却是只见那人正是开阳峰的许东阳,此时正在那里长吁短叹一副郁闷至极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许师侄也认得小徒?”卫康闻言不由诧异问道。

    那许东阳面对已经是假丹境的卫康时,倒是没有任何的阿谀奉承,仍旧是一如往常的说道:“若是不认得也就算了,偏偏当时一时心软,如今真是悔之晚矣!那日在南沙城外,这个李平面对沙兽的偷袭之时沉稳至极,张驰有度,实在是有大将之风,我实在是见之心喜,眼馋不已啊!”

    人群之中,一老道不由斥道:“许老头,你还有脸在这里聒噪,这些年你除了厚着脸皮从各峰争抢弟子之外,可曾培养出什么拿得出手的人才出来?这位李师侄要是真被你收归门下去了,怕也没有今日的成就了。不是老夫说你,再好的苗子,你也得花心思去打理啊,这授徒就像种菜,光种下去不施肥不浇水不除虫,那菜就能长成了?未免想的太过简单了吧!”能在此情况下如此说话之人,自然是修为不俗的修士,尤其是他如此毫不客气的直斥那许东阳这位筑基中期的剑修,自然也有着足够的实力和底气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便是只见人群之中一位道友模样装扮之人,正对着许东阳毫不客气的说道着。偏偏那位许东阳似乎频频从各峰挖人,以至于惹得诸人都颇为不快,此时倒是一众人都像是在兴灾乐祸一般。

    那许东阳闻言不由不服气说道:“申老道,你跟老夫也相差不了多远,老夫门下弟子没有几个成材的,你这老道的门下好像也好不到哪里去,又有何脸面来说我。”

    那申老道不由气的骂道:“老夫门下资质最好的弟子不是已经被你强抢了去了么?你此时倒是好意思说了。”

    众人闻言当即也是一阵大笑,那卢远道不愧是执事阁的首座,此时轻笑道:“两位师弟可实在不宜在此事上争执了,如今此地弟子众多,莫要让这些后辈看笑话。不过申师弟这番话倒的确是有些道理,许师弟门下弟子过百,人数已经是够多的了,不妨还是多花些心思去用心雕琢,这些弟子资质可是不差,未必就没有好苗子。”说完他不由转头问道:“卫师叔,这李平入门不过区区数年,当时似乎才练气期八层的模样,在如此短的时间里,师叔便将其调教的如此实力惊人,实在是让我等晚辈佩服不已,眼看着师叔二位弟子皆有如此非凡成就,不知道师叔是否在培养弟子上面有着独门秘术。”

    卫康其实心中的诧异远超他人,对于李平的情况,比起旁人他自然是知道的更多一些,虽然当初将其带入宗门之时,便是知道他的修为凝实浑厚,的确是远超一般的弟子,否则的话,他又怎会多此一事?只是随后的几年时间里,他一直在忙于闭关,根本就没有教授他什么功法和手段,此子居然能有如此本事,可实在是让他惊诧不已了。说实话,要不是破军观的观主前来向他道谢,他还真不知道自己门下的弟子李平,居然已经是杀到了大比的最后一场了,徒弟如此厉害,他这个当师傅的却是一概不知,说出来实在是让人不相信,可事实就是如此,这也是他今日会跑这么一趟的原因所在。

    至于那个神元观的观主之所以来道谢,便是因为此番摇光峰获得小比名额的弟子乃是神元观主的爱徒,不过在得知隐星观中的弟子居然有此实力之后,他便是以为这位新晋假丹的卫师叔根本不屑于抢夺峰内的名额,这才没有派出弟子参加小比,思前想后,此番神元观多得一个名额,也就是等于多了一个潜在可以筑基的弟子,如此恩情可实在是不小了,亲自登门道谢,自然也是在情理之中的事情。

    也是直到那个时候,卫康才知道李平这小子慌忙火急的回到观中之后,居然是忙着大比来了,实在是让他惊愕不已。玄冥洞的大比之事,他自出关之后便知晓的清楚了,之所以没有跟李平谈及此事,乃是因为他不过十层的修为,别说是大比了,在他的想象之中连小比都没有任何的希望。若是施常先前没有筑基,此番让施常参加比试,不说大比的名额,摇光峰的小比名额,自然是当仁不让的。不过施常已经筑基成功,他的门下只有李平这个十层弟子,在他想来李平真要是参加玄冥洞的比试,也应该是十年以后才对,是以根本没有放在心上。哪里知道居然出了这样的事情,想来若不是神元观主上门,说不定他这个师傅在自己徒弟夺得了大比名额之后,居然不知道有这事,传将出去,怕不是要让人笑掉大牙。

    此时听着卢远道的问话,他自然也是不好直言自己根本撒手没管的事情,只是含糊其辞笑道:“独门秘术倒是没有,只不过此子悟性颇佳,性格又格外的沉稳坚毅,外加上其在家族之中时根基打的颇稳,老夫也不过是顺势而为罢了,倒是不曾想他的修为境界能提升的如此之快,实在是远超老夫的想象。”

    顿时有人问道:“卫师叔,这位李师侄莫不是定远李家的子弟?”

    看着卫康点了点头,众人不由一阵惊讶之声传来。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573/36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