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牧笙蹲下来连忙护住那些木头人,抬头瞪了一眼那蒙着面的宇文墨,“皇上,别玩了行不行?皇上一出手我就知道是你!”

    宇文墨扯下脸上的面纱,严肃的说道,“这些日子棠儿的学业不够精进,你还有心思在这里玩这些东西!”

    “棠儿学业有太傅,怎么又扯上我了,反正又不是我儿子…”南牧笙嘀咕的声音越来越小。

    宇文墨微微皱起眉头,“你是棠儿的贴.身宫女,棠儿学业退步,你要担大部分责任!”

    南牧笙明显不悦道,“怎么就成了我的责任,我又没拉着棠儿一起玩这个,再说,雕刻也是一门艺术,等以后棠儿再大一点了,我还打算教他呢!”

    “你…!”宇文墨看着他毫不在意的样子,心里憋闷的火没处发,命令道,“不许刻了!”

    南牧笙从来就不会乖乖听宇文墨的话,反正他已经在长生殿随意惯了,“我刻个木头人怎么啦,又没刻皇上你,也没犯法,皇上似乎也管的太宽了点。”

    话刚落音,就见宇文墨一剑劈下来,南牧笙心道不好,当即大喊一声我的宝贝,此刻他伏在地上,双手交叉在头顶,用身子挡住自己刻的木头人。

    “喂,来真的啊,皇上如此小气还怎么做一国的君主?”

    宇文墨剑锋落在南牧笙头顶一指距离停下,“阿笙,朕没有不让你刻!”

    南牧笙根本没有细想他话里的意思,一心只顾护着自己的宝贝作品,“对啊,皇上又没禁止,我刻刻东西怎么啦!”

    宇文墨青筋暴起,最后只得收回剑,想说什么又没说出来,盯着南牧笙看了一眼,尤其是看到他衣衫破碎处雪白的肤色时,他瞳孔微缩,差点就移不开眼,

    “南乔的雕像你已经刻的够多了,就没想着换个人?”

    南牧笙闻言,从地上摸出一枚小人来,拿在手里晃给他看,

    “谁说只有妹妹的雕像,还有棠儿的呢,你看看,像不像?”他得意的笑说道。

    宇文墨一把从他手里抢过宇文棠的木头雕像,“除了他们,你就没有别的人想刻?”

    南牧笙认真的想了想,“有啊,我父皇,母后,皇姐们…”

    南牧笙说了一大堆,就是没有说到宇文墨头上,宇文墨越听越生气,一双眸子只差喷出火来,最后宇文墨忍不住揪着他的领口问道,

    “凤凰,朕呢?”

    南牧笙顿时愣住了,“什么…?”

    “朕好歹与你相知多年,你就没有想过…也将朕刻下来吗?”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句的时候,宇文墨不敢直视他的眼睛,生怕被他看出什么来,这些日子他都小心翼翼的隐藏着自己的心思,控制着自己的情绪,看到他在乎每一个人,却唯独不在乎他,这种感觉,一直让宇文墨很苦恼。

    他不想让凤凰明白他的心意,又怕凤凰明白后远离他,这该死的情绪纠结了他整整一年多时间,他觉得自己的情绪越来越难以控制,简直快要疯了。

    南牧笙良久才回过神来,紧接着他哈哈大笑起来,全然不知宇文墨内心想法的他嘲笑道,

    “皇上乃是九五至尊,本殿可不敢刻,说不准哪天被那帮大臣发现了,联名上书处死我呢!本殿可不想惹那麻烦!”

    宇文墨抓着他的领口微微松了些,“原来你是怕惹麻烦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在你这皇宫里,随随便便就能被套个罪名处死,可不得小心翼翼着吗?”

    南牧笙觉得被他揪着领口太难受了,为了让自己舒服点,他往宇文墨面前凑了凑,“皇上要是想让我死,一句话的事,这样一点点慢慢折磨,不等那些大臣上奏,我就要被皇上勒断气了…”

    “阿笙,不许胡说!”宇文墨见他凑近,有些心虚的连忙打断了他,完全松开他的领子,“是朕考虑不周,阿笙勿怪!”

    南牧笙无端叹了口气,“我也想刻皇上的样子啊,奈何…”

    南牧笙欲言又止,宇文墨见他这般,深知自己误会了他,忍不住伸手将他护着小木头人的动作分开,最后帮他从地上捡起,

    做好这一切后,宇文墨站起身来突然说道,“朕允许你刻朕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南牧笙一听,又忍不住笑了两声,从怀里拿出刚雕刻好的木头人来,“这可是皇上说的,皇上你看,这是谁?”

    宇文墨一见那栩栩如生的模样就是自己时,脸顿时就红了,他快速背过身去,“胡闹!”

    说完这句,宇文墨袖子一甩,“宫女阿笙顶撞朕,即日起,禁足长生殿三天!”

    南牧笙傻眼了,看着宇文墨踏出门槛,他才反应过来喊道,“不是…皇上出尔反尔,怎么突然就翻脸了!不是你刚刚自己说可以刻你的吗?”

    在南牧笙看不见的时候,宇文墨踏出长生殿时神色自若,唇角却一直微微上扬。

    南乔醒来的时候已经下午,刚醒来,她便想着去寻姬无煜把事情解决掉。

    正准备去书房,便碰到了菁华,此时菁华端着糕点,从对面的走廊而来,她一脸笑意,满是得意之色,

    “不过是仗着你肚子里的孩子阿诀才暂且放过你,若是你没了肚子里这块肉,他会直接杀了你的,早晚都逃不过一个死字,又何必回来呢?”

    “关你什么事?”南乔正要经过她身边时,就被菁华喊住,“你确定要这个时候去打扰阿诀的好事?你还不知道吧,你走了之后,阿诀宠幸了几个女人,已经将她们收房了。”

    南乔闻言,咬着唇不语,心里明显不舒服,却还是没显露在脸上,“他是王爷,纳妾是迟早的事,与我何干?不过,你与他从小一起长大,他宁愿随便找几个女人,也不愿让你成为他的侍妾,还真是可笑!”

    菁华闻言脸色都变了,“你懂什么,他迟早会娶我的,我跟那些女人不一样,阿诀自然会区别对待!”

    “哦,是吗?”南乔唇角微微上扬,“等着你嫁给他的那一天,再来炫耀吧!”

    以前的菁华尚不能入他的眼,别说现在的菁华,南乔从来都没把她当回事。

    菁华冷哼一声,从她身边不甘心的离去。

    南乔叹息一声,随后往书房那边走去,刚走近,就听到里面不小的动静,女子娇媚的气息婉转,轻呼道,“王爷您轻点,啊…嗯…!”

    南乔不用想,也明白里面在做什么,想不到短短数日,姬无煜竟在书房做这种事,可真是与她当初认识的他大不一样。

    南乔微微皱眉,心痛如刀割,片刻后,她不动声色的离开这里,独自走在雪地里,漫无目的的在王府闲逛。

    天色快黑了,来之前岑溪说过,天黑之前让她回去。

    岑溪是个疯子,若她不回去,他真会做出什么让她后悔的事情来。

    想到这里,南乔又转身朝着书房那边跑去,砰地一声,她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量,直接将门一脚踹开了。

    屋子里的人一惊,明显没料到她会去而复返,此时南乔看到的场景是正襟危坐于书案后,而那旁边的女人规规矩矩站在一旁,两人看上去并没有之前想象中的那般衣衫不整,春宫香艳的画面。

    明显,姬无煜也被南乔惊得不轻,片刻后,他挥了挥手,示意一旁站着的女人退下。

    门再次被那退下的女人掩上,对面的人目光朝她射来,“刚才的事都被你看到了,她是本王的新寻来的美人,你觉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眼光不错,不过我来不是跟你说这个的。”南乔敷衍完便直入正题,刚刚那个女人目光躲闪,明显是配合姬无煜做戏来着。

    “那你想说什么?”姬无煜开口问道。

    南乔直言,“我想知道,你为何要针对我哥哥?他与你们皇上有一年之约,时间到了便会离开,不会真的对你们大邺构成什么威胁!”

    他冷笑,“是么?他可以南晋太子,没了他就等于大邺没了一个威胁,留着他才是祸患!”

    “你明知道我哥哥不会!”南乔自知争辩无意,又道,“此次你故意引诱我回来,是为了帮红云寨的人报仇吗?你说吧,想让我如何做你才满意,你才肯放过其他人!”

    他说,“留在本王身边,好好把孩子生下来,不然,本王也不知道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来。”

    此刻,南乔真想把真想告诉他,可她还不能那么做,否则就会重蹈之前的覆辙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的仇人,你把仇人留在身边就是为了给自己找不痛快吗?”她就事论事,直接用话去激他。

    “南乔,不要再挑战本王的底线,想要你哥哥平安,你没有选择!”

    原来,他跟岑溪一样,用同一件事威胁她,他明知道哥哥对她有多重要。

    南乔跟他争辩无果,转身离去,哥哥是她的软肋,她必须让哥哥离开这里才能不受制于人,否则便永远被他们牵制。

    当天,南乔便派人给岑溪送去书信,说是要留在长安三天,三天后,她一定会回去的。

    她现在一点办法都没有,只有稳住两边,才能为自己赢得一线生机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510/26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