谁有这个实力?

    唐人街??

    整个唐人街目前闫先生是地下教父,那么谁会有这个实力跟他对抗?

    自从20年前一战定下了闫先生的领导之后,这20年前唐人街的话事人就是闫先生了,有些人不满也不敢做什么的。

    有人曾经说过在唐人街闫先生的话比警察还好使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闫先生问唐人街谁还有这个实力?

    这马言怎么说?

    甚至一时间马言在考虑闫先生说这个到底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“闫先生,我认为在唐人街没有谁有这个实力,甚至如果有谁敢这么做鹰眼绝对会早就发现了。”

    马言想了想说道:“因此我认为这件事恐怕是外来的势力。”

    “是吗?你坐,就今天郭林来我这和我谈了一下,因为他并不知道我们私下贩独,所以他跟我说了一个猜测,他说陶杰、张信等人一起来隐瞒着我贩独,呵呵,按照郭林的话来说就是我被蒙蔽了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望着马言笑了起来:“虽然我知道郭林的这个猜测比较胡扯,但是郭林的话倒是给了我另一个想法,那就是我们一直都把对手想是其它势力的,那么有没有可能对手就是我身边的人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”

    马言脸色一变:“闫先生,你的意思是??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什么意思,我只是觉得我们应该再想一下别的方法了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说到这里望着马言问道:“对了,柳莹那边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“柳莹那边前一直都是在医院静养。“

    马言脸上露出疑惑之色。

    “哦,一直在医院静养?我怎么听说你这几天往医院那边跑的比较勤呢??”

    闫先生突然转身望着马言道:“看起来你还是比较关心柳莹啊。”

    “其实我并不是要看柳莹的。”

    马言神色不变的说道。

    闫先生一愣:“哦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和您说过嘛,郭林在最早的时候看望过柳莹一次,然后呢,我儿子马德有点吃醋了,这个臭小子甚至想着绑架郭林的女人,这不是瞎搞嘛,郭林毕竟是唐人街警局一哥,我们又与郭林合作的不错,所以我担心马德出点什么事就去医院叮嘱了他几句。”

    马言解释说道:“当然也顺便看了下柳莹,我是想劝柳莹出去走走,您不是一直叮嘱我建议柳莹离开泰国嘛。”

    “那结果呢?”

    闫先生问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什么效果。”

    马言一摊手说道:“柳莹说您现在身边没有什么人,所以她不想离开,柳莹说她现在就一个想法,她希望您平安。”

    “呵呵,这倒是柳莹的口气。”

    一听这话闫先生猛得站了起来:“哎哟,你还别说,你这么一说我倒还真的想去看看柳莹了,走,我们一起去看看柳莹。”

    马言一愣:“现在去??”

    “没错,现在去,走吧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声音淡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马言轻轻点头,一路之上马言的神情不变,但心中却是有些惊慌失措,他虽然一直让马德寸步不离的跟着柳莹,可是马言知道如果柳莹想从病房中离开肯定有一百种办法。

    之前马言并没有派人盯着柳莹,因为不管发现或者发现不了都并不太好,所以他只能叮嘱柳莹。

    可现在不同了。

    如果闫先生和马言一起到医院,然后发现柳莹不在医院?

    那么恐怕就完蛋了。

    马言是非常了解闫先生的,别看闫先生和马言是聊着家常,但是其实闫先生已经怀疑他了,甚至闫先生有可能已经怀疑柳莹了。

    陶杰、张信两人被杀很容易让人想到是柳莹为父报仇。

    不过这个怀疑并不算太大,毕竟闫先生在这20年对于柳莹还是有一定感情的,可是闫先生的疑心还是相当大的。

    马言很想给柳莹发一条信息,但是坐在闫先生的对面,他根本没有机会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闫先生望着马言笑道:“怎么发现你有一点紧张?”

    “紧张倒不至于,我就担心马德不在医院。”

    马言苦笑着说道:“这个臭小子虽然对于柳莹非常的喜欢,可是他太喜欢打牌了,我就怕他现在悄悄去打牌了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,你还别说马德可能真的办得出来,不过马言你也别总是吵马德,马德可是相当怕你的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哈哈一笑:“你不用太担心,一会儿马德不在你也不用生气。”

    “闫先生,一会您见到他可千万别这么说,这个臭小子上次我吵他的时候他就拿您压我,这话如果让他听到他还不得反了天啊。”

    马言一听闫先生的话脸色一变急忙说道。

    闫先生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,闭目养神起来。

    1个小时后,闫先生到了医院,他跟马言一起来到了柳莹的病房前,只看得病房前不少的人都是在玩牌呢,尤其是马德叫的声音最大。

    “妈的,都不能给我出老千啊,我倒要看看啊,到底是谁出老千,要是让我知道谁出老千,老子弄死你,知道我是谁吗?随便打听一下,闫先生是我干爹。”

    马德一脸二副嚣张的样子说道:“闫先生知道是谁吧,唐人街最有权势最帅的人,那是我干爹……”

    听见这些话的马言是又气又急,他是真的是没有想到啊马德现在竟然这么膨胀,这让闫先生听到成何体统?

    “闫先生,这小子多,您别生气。”

    说着马言就直接来到了马德的身边:“臭小子,你胡说什么呢,还有我让你保护柳莹呢,谁让你在这里瞎玩了??”

    “爸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马德看见自己的父亲一愣:“你至于天天盯我跟盯贼一样天天来不?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顶嘴,赶紧把这些东西都给我撤了,我是让你来医院里来享福来了吗?还打牌,我看你现在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,柳莹呢?我不是让你保护好柳莹吗??”

    马言噼里啪啦的把马德给吵了一翻。

    马德不坑声,他算发现了自己的老子对自己那不是一般的不满意,反正只要见到自己肯定要把自己骂一顿。

    有时候马德都怀疑自己到底是不是亲生的。

    “说话啊,哑巴了??”

    马言看见马德竟然还敢耍脾气更是愤怒的不行。

    “行了,马言,你看把孩子都吓成啥样了。”

    身后的闫先生倒有些忍俊不禁,他倒没有想到马言在自己孩子面前竟然有这么一面,这倒让闫先生的一些怀疑消散了一些,他笑着走了过来:“马德,你就别惹你爸了。”

    “闫先生,您刚刚也看到了,您评评理,是我惹他吗??每一次他见我都吵我,而且一次吵的比一次猛。”

    马德看见闫先生仿佛看见了救命稻草一般:“真的,闫先生您没事的时候说他一下,我甚至觉得我宁愿您当我干爹我也不愿意让他当我爸。”

    “你再在闫先生面前瞎说信不信我抽你??”

    马言有些恼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了,马言,我就不明白平常你挺稳重的,怎么在你儿子面前却这么急躁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一摆手:“马德,来,我问你几件事。”

    说着闫先生把马德拉到了一旁。

    至于马言望着两人神情稍显紧张,他心中想道:“臭小子,可千万不要瞎扯啊。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闫先生,对不起,我在外边用您的名气吹了,不过在我心中我是真把您当干爹了。”

    马德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:“所以刚刚我那个真的是无心之失,您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,没事,我是从小看着你长大的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在马德面前反倒没有那么阴沉,他哈哈一笑:“我就认下你这个干儿子了,对了,你最近一直在看着柳莹?你爸来了几次?”

    “不是,干爹,您说起这个我就生气,我和那郭林是有了冲突,可是郭林不给我面子啊,这不给我面子不就是不给您面子嘛,可我爹倒好,他就怕我出事,结果三天两头的来医院盯着我,我就不明白了这是哪里?这是唐人街啊,这是您的地盘啊,这是我们的地盘啊,只有我们给别人甩脸的,有谁敢给我们甩脸??

    马德一听闫先生问这个就是一肚子的委屈,在马德看来自己的父亲太小心翼翼了。

    闫先生听着马德的话越听脸上的笑意越浓,看起来马言还真的没有说假话。

    这已经不是什么虎父犬子了,这马德真的是连犬都不如啊。

    “好了,马德,那就这样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不再说什么了,他叫来了马言一起到了柳莹的包间。

    “闫叔,你怎么过来了??”

    柳莹看见闫先生想要坐起来,可是身上稍稍有那么一点疼,让柳莹有点难受。

    “柳莹,你坐下来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示意柳莹赶紧坐下来:“什么叫我怎么来了,你现在这个伤势我要不是因为最近的事我早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闫叔,我听说了,我昨天还跟马叔说呢,我想出来帮帮您,可是马叔把我说了一通,说我这个样子就是去送死。”

    柳莹开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看你马叔说的对,休说他了,就是我也得说你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装着生气的说道:“我又不是没有人,哪里用到你来这样拼命啊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我听马德说现在除了陶杰和张信之外,武振、刘霄等人同样被杀了。”

    柳莹关心的说道:“闫叔,您最近千万要保重身体,依我看您最近就别来我这了,万一他们要是半路截您的话……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,我倒巴不得他们半路截我呢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哈哈笑了起来:“如果这样我倒能知道到底是谁在幕后了。”

    “闫叔,我个人觉得您还是小心谨慎为上。”

    柳莹说到这里低声说道:“我怀疑有可能是那几个人干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几个人?”

    闫先生眉毛一挑问道。

    “闫叔,我最近虽然在医院,但是马德把他调查的跟我说了,怎么说呢,对方对我们太了如指掌了,就说陶杰吧,对方怎么会那么轻易的抓走陶杰,甚至躲过了所有监控,还有绿毛,对方怎么又会那么轻而易举的干掉绿毛,更不要指武振、刘霄、张信等人了。”

    柳莹朝着闫先生说道:“那么只有一个原因,对方是我们的人,对方了解我们的一举一动,他们想要干掉您最信任的人然后上位。”

    一句话让闫先生的眉毛一挑,因为这同样是闫先生之前猜疑的事情。

    虽然闫先生是唐人街的教父,可是他的手下依旧有几块势力,绿毛、武振、刘霄、张信这些人都是闫先生的下属,但是还有几个人同样算是唐人街的一方大佬,不过现在是臣服于闫先生而已。

    这有点类似曾经香江那一块。

    但是那几位在此前一直都是被闫先生给打怕了,他们都是早就仿佛退出管事一般,所以闫先生一开始怀疑的就是柳莹也没有怀疑那几位。

    不过在柳莹一提的时候闫先生突然觉得很有可能。

    “当然,闫叔,因为我对那几位并没有接触,而且我对他们并不了解,可是这几天我在医院仔细的想来想去,好像除了那几位真的没有别的人有动机了。”

    柳莹自然而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行,我知道了,回头我让鹰眼……”

    闫先生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,因为鹰眼柳莹并不知道,更重要的是鹰眼在今天同样遭受到了极大的破坏,他站了起来说道:“这些事你就别操心了,好好的休养身体。”

    又待了一会儿,闫先生和马言一起离开了。

    车上,闫先生问道:“鹰眼的损失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六处据点遭受到了打击,而且是同一时间发起的攻击,这不是简单的几个人能够做到的。”

    马言有点担忧的说道:“闫先生,这比我们预期的还要……”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啊,柳莹猜测的还真是对的,我还是太善良了。”

    闫先生的脸上露出杀意:“我给了他们机会,我依旧选择信任他们,结果他们竟然想着推翻我,好,很好,而且竟然以如此雷霆之势。”

    “闫先生,我认为老蔡他们没有可能的,他们……”

    马言还想说什么,可一抬头看着闫先生的脸色马言不坑声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……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501/353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