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嗯~~~嗯~~~”

    血雾之中,林修齐盘膝而坐,口中传来一阵舒爽的呻吟声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什么时候添毛病了!”

    “虫哥,我是第一次觉得血煞这东西这么好!简直是补充气血的不二之选!”

    “你可要点脸吧!这话传出去,那些陨落在血煞之中的修士晚上都来给你托梦你信不信?”

    “看你这迷信样儿!还托梦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是打算一直在这里恢复吧?”

    “没什么不好啊!我的伤势有小活络丹的药力恢复,气血亏损在这里恢复,外面还能撑一阵,不是挺……”

    “啧啧啧!高临同,没想到你也有今天!”

    正在林修齐觉得已经脱险之时,一个调侃的声音出现。

    “高临波,不守在地宫之中,你来这里作甚?”

    “守地宫?你们闹出这么大动静,想听不到也难吧……何况那林修齐已经重伤,还怕他入地宫不成?”

    “你!你看到了依霜他们陨落却不来帮忙?待回到家族我一定上报家主!”高临宏愤怒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啊!随意!先前是高临同让我们去守地宫,我们忠于职守,没想到你们却出了纰漏,我妖圣堂的脸都被你丢尽了!”

    “高临波!你若出手,算是我欠你一个人情,当然,你可以袖手旁观,等你带着我们的尸体返回家族,看家主会不会饶过你们!”

    高临波闻言,面色有些变化,他的老祖在家主位高权重,乃是大长老,但毕竟不是家主,而高临同正是家主嫡系后人,虽然是不成器的一个,但地位却高过了他,若他当真眼睁睁看着对方陨落,家主必定震怒,到时候恐怕老祖也会受到牵连。

    此时,高临同带来的四人已经陨落了三个,他回去必会受到责罚,对!一定要救下他,把一切责任推给他才是上策。

    高临波朝着身后三人说道:“全力支援高临同!”

    “可是临波……”

    “少废话!你想抗命?”

    “不敢!”

    高临波四人纷纷取出天阶灵盾,步步为营地走到高临同和高临宏身旁。

    “高临同,你有什么计划?”

    “杀光他们就是计划!”

    高临波心中偷笑,没想到一向冷酷的高临同也有情绪如此波动之时,看来陨落了三人对他的打击不小。

    “需要我们如何配合?”

    “你来施展幽鸣功!让你的人护法,我和临宏杀人!”

    “喂!你是让我送死吗?对方可是有追影针!”

    “哼!你们几个都有天阶灵盾,一面灵盾拦不住,三面还还拦不住吗

    ?”

    高临波忽然想起高临同和高临宏为了磨练己身,从不带灵盾,觉得有些可笑,他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好!就按你说来,但有言在先,若是出现意外,我们会随时离开!”

    “可以!”

    计划已定,高临波看着对面还在拼命释放基础灵术的五行宗修士冷冷地说道:“今天算你们倒霉!出手!”

    一声令下,高临波身旁三人齐齐取出天阶灵器,其中一人手持一柄水属性灵剑,另一人手中多了一对拳刺,第三人手中握着一把短匕,虽然形态简单,但威力必定非同小可。

    “嗖嗖嗖!”

    “噗噗噗!”

    高临宏的箭术堪称百步穿杨,箭无虚发,转瞬之间,已经有十几个五行宗修士丧命。

    “大家聚到我身后!”黎耀大声喝道。

    他手中有林修齐给他的天阶灵盾,其他人毫无防护手段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一个金属交击之音响彻此地,黎耀面色难看地盯着高临宏,对方的一箭足有千斤之重,若非有天阶灵盾,他必死无疑。

    “哼!看你还能撑多久!”

    “嘿嘿!要多久都行!接着!”

    一道人影猛然从地面浮出,两道灵光向着黎耀一方激射而出。

    “铛铛!”

    两声脆亮,五行宗众人看着落在地面上的两面天界灵盾,神色有些尴尬,黎耀更是满脸通红,他有些过于紧张,草木皆兵,将林修齐投来的灵盾当成了攻击,他身旁的两个灵动期修士更是面无表情地捡起灵盾,加强防御。

    林修齐手持一柄地阶高级上品灵剑猛然刺向高临宏,他不得不出来,若是被对方的幽鸣功顺利施展,不知道要死多少人。

    “镗!”

    灵器相交传出清亮的声音,一个手持短匕的修士拦住了林修齐的攻击,正是高临波身旁的一人。

    “嘿嘿!人已经出来了!大家一起上!”

    高临波没有按照高临同的指示去做,他才不愿意傻傻地施展幽鸣功,此功法虽强但施展起来消耗不小,而且以他的实力无法做到防御意外攻击,此时林修齐已经出现,何必多此一举。

    然而,与林修齐交手之人却不这样想,先前他们确实看到了发现了高依兰等人陨落而袖手旁观,但他们只是在地宫门前遥望,对于林修齐的具体实力一无所知,或者说,高临波等人完全没有将林修齐放在眼里,只是一直在讥讽和指责高临同的无能。

    此刻,此人没想到一个灵动初期修士竟然一剑令他手臂发麻,他心中大怒正欲全力出手,只听得身后有人大喊:“小心追影针!”

    追影针?

    此人脑中有些疑惑,他知道高依兰陨落,追影针被夺,却不认

    为对方可以熟练使用,尤其是此时他与林修齐距离极近的情况下,对方稍有不慎便会伤及自身,白痴才会在实战中鲁莽地使用不熟练的招式。

    迟疑、嘲讽成了他脑中最后的念头,他仿佛听见了一声脆响,却没有意识到是自己头颅炸开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林修齐也不好过,他刚刚恢复了一些气血,伤势还在复原之中,勉强操纵追影针已是竭尽全力,动作略显凝滞,然而,不远处的高临宏没有放过这一瞬间,他一箭射出,射穿了林修齐的右大腿。

    “蝼蚁!去死!”

    高临波一声大喝,竟然赤手空拳来战林修齐。

    “嗖!”

    林修齐将方才击杀之人的短匕掷出,向着高临波激射而去。

    “铛!”

    林修齐微微一愣,高临波竟然毫不抵挡地抗下了这一击,肉身之力堪比地阶高级灵器,比他还要强悍。

    “哼!雕虫小技!受死吧!”

    面对高临波的全力一击,林修齐丝毫不敢大意,他勉强使出流贯之力,将所有力量集中在右拳之中,全力击出。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二人拳拳相撞激起了一阵起浪,不远处的五行宗修士有些踉跄,即使是高临同等人也是身体微微一颤,甚至血煞之雾也被吹动了一点点。

    高临宏来到高临同身旁,面色凝重地说道:“临同,这林修齐……”

    “必然是有宝贝在身,否则怎能抵得住高临波的灵铠!”

    “高临波的肉身之力本就不俗,我怎么会认为林修齐是单凭肉身对抗呢!是我糊涂了!”

    “看!见分晓了!”

    此时,高临波后退了三步,略显惊讶地说道:“你不错!若是你肯认我为主!”

    “呜哇!”

    林修齐退后了五步,吐出一大口鲜血,不耐烦地说道:“等你爷爷吐完血再说!”

    “好胆!”

    “别客气!”

    林修齐双脚发力向后猛跳,躲过了高临宏的灵箭乱射,心说:“虫哥,冥气灌体吧,我有点晕!”

    “小子,至于这么拼吗?”

    “没办法,情绪上来了,挡不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舍不得这些小累赘吧。”

    “原以为可以结束了,没想到还有人,连点希望都不给,我要惩罚他们!”

    “小子,你到底撑不撑得住!”

    “来吧!”

    下一刻,林修齐只觉得经脉剧痛,但奇怪的是,伤势的痛感竟然不再对他造成任何影响,眼眸深处白芒一闪,冷冷地说道:“各位,把命收好了!”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416/39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