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哈,哈哈哈……你在做梦吗?”王钧难得大笑出声,只是这笑声到最后,听起来怎么都有些阴狠的意味。

    贺兰勤:“我们可以给你一个月时间安排,今日帮大殿下恢复清白,一月后你下诏退位。”

    王钧:“朕若是不退呢?”

    贺兰勤:“那我们只好战场上同你讲讲道理了。同时,我们会把你做的这些好事都公布出去,让你王氏朝廷颜面扫地。”

    王禄:“陛下,我们虽然地大物博,人口也是最多的,但决计比不上他们三家联合在一起的。而且出了这样的事,臣不知道属下诸位将军愿不愿意为陛下而战。”

    “你……你究竟是哪家的臣子!”

    王禄不语,他不想同他说话。

    贺兰勤:“你也不要想敷衍过去,现在答应了,事后反悔。你现在写下退位诏书,加盖印玺。”

    王钧:“毛头小儿,你凭什么以为朕一定会答应!”

    贺兰勤:“你的臣子们都在监察督等着审理大殿下,你迟迟不去,他们也该急了吧?”

    陡然,王钧想起了孟覃!

    他在那里,身为文臣之首,他不在的话,孟覃随便说点什么……

    果然,贺兰勤补充:“再耽搁片刻,孟相会拿出一些东西给他们看,没什么,也就是这些人的证词。还有一部分没出现在这里的证人,你以为我们会把所有证人都放在这里吗?”他笑了笑,“你与萧家冲突那么大,他们应该很愿意相信陛下的人品并非一贯表现出来的这般高洁。”

    王钧一言不发,似乎还在权衡。但在旁人看不到的地方,汗已经出了一层有一层。

    “你的‘大计’我们全都清楚了。”马骋冷笑,“你没机会了。”

    贺兰岳冷笑:“拉拢两个,孤立一个,阴谋挑拨,借刀杀人,你当真以为我们不敢杀了你吗!三百年前,三家可以推举王家为天下共主,三百年后,我们当然也可以废了你这无德之君!”

    这话铿然落地,终于像一记重锤落在王钧心里。

    外有三家连成一气,内有自己的文武离心离德,末路也不过如此了吧。

    “那你们就杀啊。”王钧淡淡的,眼含挑衅,似乎真的无所畏惧破罐子破摔。

    贺兰勤笑了,那神色,仿佛王钧的态度正合心意:“谢陛下成全。”

    亲卫首领顿时警惕起来,但见贺兰勤身形一晃而过,已经欺近,同时,另一边的马骋终于不用隐忍,与贺兰勤几乎同时动手。

    王钧的亲卫自然各个万里挑一具是高手,贺兰勤与马骋同时被七八个人包围,一时也分不出胜负。亲卫首领并没有出手,他只是拔刀出鞘,虎视眈眈。对方还有两个人没有出手啊!

    打斗一起,下面有更多的人冲了上来,不只是王钧的亲卫,还有王逸的人,另有人见势不妙,已经跑去通知他了。

    鹰翱站起来,亲卫下意识的后退,却见他负手而立,只是冷笑,并没有出手的意思,顿时窘迫非常。

    “父皇,父皇……”下面有人一边喊着跑上来,等在后面的王契赶来了。

    打斗已经掀翻了几张桌子,到处是破碎的木片桌子腿,还有倒地呻吟几声又硬撑着起来战斗的亲卫,王契看到贺兰勤已经在其中,急忙冲到王钧身边跪下:“父皇且住手,有话好好说啊!”他也是急了,一时不知道说什么好。

    王钧回头怒喝:“谁叫你过来的!”

    王契诺诺:“儿臣等在外面心里越发慌乱,听到这边有了动静,担心父皇。”他看了一眼激战中的贺兰勤回道:“父皇,我们几大家族和睦许久,有什么不能心平气和好好谈谈?”

    王钧气愤:“你拿这个人当朋友,他利用你来害朕,你还不明白吗!”

    王契一甩袖子,下定什么决心一般:“儿臣去同他说,他总不能真的对我下手吧?”

    说着稍稍调转方向,就朝着贺兰勤的方向冲过去。王钧跨出一步急忙拉他一把:“你站住,刀剑无眼……”

    王契被他拉的猛了,一个不稳回身似要跌倒,亲卫首领隐约觉得哪里不妥,尚未反应过来,却见王契紧紧拉着王钧的胳膊,两人顷刻间距离拉近。

    王钧……

    被攥住的手腕赶到非同寻常的握力,糟了,这不是王契!

    可是太迟了。

    “王契”顺势一转,已经绕到王钧身后,一只手依旧钳制他的手腕,另一只手则停在他咽喉,略用上些力气,便让王钧一时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“都住手!”

    “王契”开口了,发出的却是女声。

    王钧被擒,众亲卫只能暂时收手,各自提防着退守到一边,等待亲卫首领的命令。贺兰勤和马骋则赶到“王契”身边,防止有人从后面偷袭。

    “王契”抬手揭开脸上面具,露出鹰绰略带戏谑的脸。“陛下,得罪了。”

    王钧气的说了句废话:“你不是在城外吗!”

    鹰翱是偷偷来的,怎么可能带来足以攻城的大批人手,不过是说来混乱他思路的假话。但是此时,没有人愿意认真解释。

    鹰绰随口道:“我脾气急,唯恐来晚了没人好打,便甩下他们先进来了。您看这不是来的正好吗。”

    王钧:“王契呢?你把他怎么样了?”

    鹰绰:“知道陛下看重大殿下,我怎敢伤他。而且他是马上要登基的新帝,我还指望他给我安排个好差事呢。”

    “你胡说什么,朕根本没答应!”

    鹰绰:“陛下不想一月之后做太上皇,只能今日做‘先帝’了,您自己选。”

    说着手上用力,王钧脸色肉眼可见的由粉转红。

    亲卫首领刀尖直指:“你干什么,不可伤到陛下!”

    贺兰勤一个眼神扫过去:“退后。”

    鹰绰语气冷淡:“陛下当知道,我是鹰山上下来的,杀个人再容易不过。其实从一开始我就不同意这么多人同你讲道理,有什么好讲的,直接杀了不就好了吗。”

    贺兰岳眉头跳了两下,这女人说话好生直接,好生硬气。忍不住瞅了鹰翱一眼,鹰翱接收到他的“问询”,反而将下巴扬起,面带得色。

    就差赤裸裸的写上:看吧,我调教的多好。

    ()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382/21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