美丽的东海,向来以温暖的海水,怡人的环境,以及繁多的物种而着称。

    在东海的海底,不仅有绮丽的岩石与珊瑚,更有细腻柔软的沙子,以及大量丰富多姿,好似海底森林一般的丰富植被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宁静的午后,阳光透过海水折射而下,那种被水波扭曲的通透光线,几乎把这片美丽的海域,晕染的恍若水中天堂一般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只是这片宁静祥和的海域,今日却被一片战火所笼罩。

    “格雷厄姆,你还要负隅顽抗到什么时候!”

    一声粗犷的呼喝,在深深的东海海底,久久回荡开来。

    透过幽深的海水,那座与海底山脉相辅相成,乍一看就好似一座巨型扇贝一般宫殿群落,正是东海海王格雷厄姆·海歌的王庭所在。

    然而,这里早已被南海海王阿卡姆·风暴,北海海王阿瑟·冰川,以及西海海王穆戈尔·怒涛,三大海王共同集结的强大联军,围堵的水泄不通。

    三大海王组成的联军,单正规军就多达八万,低等鱼人与海兽这类的炮灰,更是多到难以计数。

    可死守王庭的东海海王,所能动用的军队仅有三万余人,这还是包括了那些低等海族在内的大量伤残兵将。

    而在王庭之外,原本充满柔软细腻的白沙海底上,布满了折损的兵器,以及残损的尸骸。

    这些东海将士的尸首中,鲜血早已随着海水流尽,不少来自敌军的锯齿鲨,更趁着停战僵持的空隙,大肆吞噬着东海将士的遗体。

    惨不忍睹的场面,令死守在王庭内部的幸存将士们,一度几番哽咽。

    “穆戈尔!你违背祖训,搅动四海安宁,致使我们大量海族青年,白白流血牺牲,实在是罪大恶极!现在你居然还妄想进入神陵,打扰海神先祖的安宁,我告诉你,做梦!”

    一个高大的身影,正如一尊巨石一般,气势伟岸的竖立在东海王庭的正前方,威声隆隆地将他绝不屈服的意识,高声呼喊了出去。

    如此身影,正是这座王庭与其背后的海神陵墓的守护者,东海海王格雷厄姆·海歌。

    “呵,笑话。四海海族本就通出一脉,现在三海已经合而为一,反倒是你格雷厄姆,正是因为你的执意妄行,令东海大量海族青年白白而死,你才是这场战争中罪责最大的人。”

    一尊更加矫健的身影,从万军从中缓缓游弋而出,他身披鳞甲,头戴金色皇冠,手中握着的那柄武器,正是前代海皇象征皇权的三叉戟!

    他就犹如一位伟岸的神灵一般,气势睥睨的遥望向王庭前方的格雷厄姆。

    毫无疑问,这位伟岸矫健的高等海妖,正是格雷厄姆口中的西海海王穆戈尔·怒涛。

    “三叉戟?那是前代海皇的武器……你进过前代海皇的陵墓,你偷拿了前代海皇的遗物!”

    东海海王格雷厄姆注意到穆戈尔手中象征全力的三叉戟,当即眼眸一缩,怒喝道,“前代海皇险些导致海族覆灭,你难道想步他的后尘,将我们整个海族拉近深渊吗?”

    “哼!前代海皇本就是我怒涛氏族的先祖,我从先祖手中接过遗志吗,哪里是偷?”

    穆戈尔·怒涛一声冷哼,威势滔天道,“我们海妖一族,才是这个世界上最强大的种族!如果不是当年该死的光明神,为了他的一己私欲,对我们海族强制打压,我们海族早已是这个世界的主人!”

    “但现在那位不可一世的光明神,早已不复当年,哪怕他还活着,也极其衰弱。所以现在,正是我们海族迅速崛起的大好机会!只要我们不断勇猛精进,我们海族将重新站立在世界顶点,光明老狗也将遭受我们最残酷的复仇!”

    “等到了那个时候,唯一的神明将属于我们伟大的海族!这个世界,乃至那片星辰大海,都将任我们海族肆意遨游!”

    穆戈尔·怒涛的声音雄浑有力,充满了蛊惑之意,一番宣扬当场就引得现场十数万将士,呐喊不止,士气如虹。

    东海海王格雷厄姆没有说话,但他的表情却越发凝重。

    当年海神与光明神竞争失败,彻底陨落,其后代既前任海皇,试图成神复仇,可结果仅仅只是与一位8翼大天使同归于尽。并且事后致使光明神,对整个海族进行了大清洗。

    这种惨痛的失败与记忆,几乎是每一个海族都十分清楚的黑暗历史。

    现在,穆戈尔·怒涛重新拿起海皇的三叉戟,无疑是想重走当海皇的老路!

    不论光明神是否还活着,或是有多么衰弱,亦不论穆戈尔·怒涛能否带领族群迅速崛起,彻底击败光明神。

    但只要有战争,只要有仇恨,就绝对换不回和平!

    如果任由穆戈尔·怒涛如此执意妄为下去,毫无疑问,整个海族长达千年的和平,都将被他一人葬送。

    “格雷厄姆,看在你也是我们海族之王的份上,只要你拿出钥匙,让开道路,让本王进入神殿,拿到当年海神的遗物,本王绝对有办法成为新一代海神!”

    穆戈尔目光贪婪,循循善诱道,“到了那个时候,本王非但会赦免你的全部罪责,你与你的族人,也将获得前所未有的无上荣光!”

    “穆戈尔哟,你的贪婪远胜你的先祖。如果你再执迷不悟,我们海族必将因你走向覆灭。”

    格雷厄姆深吸了一口气,缓缓抬起了他的威目,“本王,做为神殿陵墓的守护者,绝对不会让你们踏进神殿半步!”

    “想进神殿,就从本王与所有海歌氏族的尸体上,踏过去吧!”

    最后一声,格雷厄姆怒喝而出,雄壮的强横声势,气壮山河,令现场王庭中的所有守卫者,士气剧增,一个个都露出了与王庭共存亡的坚毅眼神。

    “混账东西!”穆戈尔·怒涛顿时气的青筋暴露。

    “这冥顽不灵的老东西,真是活腻味了!”

    穆戈尔身侧,南海海王阿卡姆·风暴当场愤恨的啐了一口,“穆戈尔,别和他废话,以我们三王之力,足以踏平整个东海王庭!”

    “没错,等我们毁了王庭,我们完全可以从他的尸体中,找到我们需要的钥匙。”北海海王阿瑟·冰川,也适时插话,他神色冷漠,透着浓浓的杀意。

    他的爱子卡伦·冰川,静立一旁,他的眼神虽然复杂,但为了海族的振兴,他与其他海族成员一样,神情充满了坚定与决绝。

    “钥匙?哈哈哈……”这时格雷厄姆·海歌忽地仰天大笑,“本王早已毁掉了钥匙,你们就算杀光我们每一个人,也拿不到你们要找的钥匙。没有钥匙,你们这辈子都别想进入神殿的大门!”

    “找死!”

    穆戈尔·怒涛眼中杀意顿现,随即朝着南海与北海两位海王互望了一眼,当场挥手下令:“进攻!给本王踏平东海王庭!”

    “哗!”

    霎时间,十数万三海联军,以及大量密密麻麻的炮灰军团,立即向巨大的东海王庭发起了猛攻。

    “关闭大门,让我们与王庭共生死!”

    格雷厄姆·海歌眼中透着断然与决绝。

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随着他的高声令下,王庭那扇贝一般的巨门缓缓落下,整座倚靠山体而建的巨大王庭,霎时间就好似变成了一座巨型贝壳,除了零散的射击孔外,没有一丝额外的缝隙。

    这正是东海海族,最引以为豪的坚固堡垒,也是东海的王庭最后一道屏障。

    只是这一次敌人实在是太多了。

    数之不尽的敌军与海兽,携带着大量重型攻城用具,向东海王庭发起了疯狂的攻击。仅凭东海王庭有限的人手与射击孔,根本无法有效压制这么多敌人。

    反倒是东海王庭的巨门,在大量敌军强势攻击下,被轰的隆隆作响,连同整个海底都恍若地震般阵阵颤抖。

    龟裂开始在巨门上不断出现,不少射击孔已经被摧毁,单凭这一道巨门,根本无法阻止三海联军的脚步。

    一旦巨门被攻破,守在门后的东海将士,必将是最残酷的血腥镇压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不,不行!我要去救父亲!”

    远在东海王庭外围的海底山峦之上,紧赶慢赶,终于赶到了东海的吴辉等人,恰巧是见到了这一幕。几乎是第一时间,吴辉选择了暂时隐藏起来,观察局面。

    但是海歌公主在见到父亲陷入危机后,却是按捺不住了,挣扎起身,就欲向王庭方向冲去。

    “站住。”

    吴辉抬手一拉,无形的神术锁链,一下将海歌公主拽倒在地。

    “主,主人,你干什么?”海歌公主焦急万分,回首瞪向吴辉,“我要去救父亲!他被那么多人围攻,我要是再不去救他,就来不及了!”

    “你也知道你父亲正被那么多人围攻啊?”吴辉远眺战乱中的东海王庭,好整以暇道,“如果你想去送死,顺带连我们这群人也一起赔上的话,那你就冲去。”

    似乎终于意识到了这一点,海歌公主脸色一下子就凝重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,可……”她无力的瘫倒在地,远远看着乱做一团的东海王庭,心头像压着一块大石头一般沉重。

    那可是她的亲生父亲啊,要是让她眼睁睁的看着父亲惨死在敌人手中,她宁愿现在就冲过去,与父亲一同战死在这片故乡的海底。

    “小黛,我明白你的心情,不过越是着急,就越忌讳意气用事。”

    一行人中,同为女性的莉莲娜走了过来,拍了拍海歌公主的肩膀,安慰道,“那边的敌人实在是太多了,盲目的冲过去,只是在白白送死。”

    此时王庭的前方,已经密密麻麻布满了三大海王的联合军队,人数之多任谁看了都会头皮发麻。而且这些军队可都是精锐之师,其中不乏6级,乃至7级的高级将领,尤其是三大海王,个个都达到了8级传奇境界。

    以这份强横至极的军事力量,就连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莉莲娜,心底都为之发怵。如果不是吴辉执意要来,她可不愿意跑来蹚这趟浑水。

    “莉莲娜小姐说的没错,敌人实在是太多了。”

    老会长梅森站在山峦边缘,老神在在的远眺道,“啧啧,真没想到,互相制衡的三大海王,居然会在今天联合在了一起,如果不想个办法,我们这点人手过去,和送死还真是没什么差别。”

    “办法?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?”

    海歌公主好像一下找到了希望,慌忙间一下冲到了吴辉面前,充满了哀求道,“主人,您向来主意多,求你想想办法,救救我的父亲!”

    吴辉环抱双手,做出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:“办法嘛,也不是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那半句他还没说出来,不过海歌公主已经心领神会——这主人又是想要好处了。

    海歌公主二话没说,“噗通”一下跪倒在地:“主人,只要你有办法救我父亲,从今往后我,我……就什么都听你的!”

    吴辉:“你本来就得听我的。”

    海歌公主:“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辉,求你救救我父亲。”海歌公主收起凌乱的心情,再次郑重起誓,“只要你能救我父亲,我可以代表整个海歌氏族发誓,事后我们所有海歌氏族都将投入光明吾主的怀抱,时代臣服光明吾主!”

    “这条件之前已经说过了,你们海歌氏族本来就已经是我的人了。”吴辉好整以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,那主人您究竟要怎么样?”一时间,海歌公主有些凌乱了。

    一道弱不可闻的声音,传递到了海歌的耳朵里。

    海歌公主:“……”霎时间,她的脸都红了。

    “那三个海王居然敢妄图颠覆光明吾主,真是找死。”

    吴辉不理海歌公主的反应,而是登上海底山峦的边缘,漫不经心的指点道,“不过海歌父亲的王庭,就如龟壳一般硬,这场战争一时半会结束不了,对方也不会轻易撤兵,不然就给了海歌父亲喘息或突围的机会。所以,我们如果能引出一小股敌人,再各个击破,绝对可以逐步缓解王庭的压力,甚至逐渐瓦解掉敌人的攻势。”

    “嘿,小子,这主意不错。”老会长梅森凑了过来,支持道,“现在正是攻城的关键时刻,那三个海王绝对不会抽调走大批军队,所以我们只要以一个小小的诱饵,就可以一边引诱,一边消灭,不断消耗他们的精锐力量!”

    “是吧?这战术不错吧?”吴辉笑眯眯的看向了老会长。

    “不错不错。”老会长连连点头,“你小子还真是诡计多端,不,足智多谋。”

    “那好,既然你这么认同,那这个诱饵,就由你去做吧。”

    吴辉任重道远的拍了拍老会长的肩膀,后者险些没一口老血当场喷死。

    “什么?你,你让我去做诱饵?”

    ……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345/26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