齐佳妍惊讶的抬起了头,张了张嘴,半晌没说出话来。

    周念念刚才还和她在一起呢,怎么转眼就有急事了?

    周常安看着低头沉默不语的齐佳妍,深吸一口气,轻轻的走到了齐佳妍的身边,半蹲下身子,让自己和齐佳妍的目光平视。

    齐佳妍目光瑟缩了下,下意识的想往旁边闪躲。

    周常安伸手固定住了她的下巴。

    “佳妍,我刚才仔细想过了,我不能和你离婚。”

    齐佳妍的呼吸急促了下,“我以为我把话都说明白了。”

    周常安笑了,“可是我没说明白啊。”

    齐佳妍不明所以的望向她。

    “你看我为了帮你,娶了你,你现在利用完了我,怎么能就要甩掉我?”

    “你不觉得自己这样做有点太狠心了吗?”

    齐佳妍错愕的看着周常安,他一脸委屈的看着自己,仿佛自己就是一个狠心无情抛弃他的负心汉一般。

    呃,这个形容可真诡异。

    他不过是下去吃了个饭而已,怎么上来突然变了一副模样啊?

    “我...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是说你可以找更好的姑娘。”她试着同周常安讲道理。

    周常安固执的摇头,“你就是最好的,我已经爱上了你,所以你不能抛弃我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抛弃了我,你就是狠心,无情,负心.....”

    周常安无比委屈的看着她,实在想不出别的词汇了,结束了自己的发挥,“反正你就是不能抛弃我。”

    “总不能我帮了你,你却来害我吧?”

    齐佳妍眨了眨眼,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周常安的话。

    她无措的模样落入周常安的眼中,周常安眼中不由闪过一道狡猾。

    果然,陆擎风这家伙说的死缠烂打这一招好用啊。

    还没等齐佳妍想好怎么回答他,外面响起了敲门声。

    “齐小姐,周先生,我们家先生请您去去家里坐坐。”门外站了两个斯文有礼的男人。

    周常安脸色沉了沉,察觉到齐佳妍的瑟缩,不由紧紧的握住了齐佳妍的手,“跟着我,别怕,有我呢,我不会让人伤害你的。”

    齐佳妍望着挡在自己前面的宽厚背影,心底涌出一道暖流。

    周念念和陆擎风回到京都,已经是晚上了。

    李香秀看到她回来,十分惊讶,“怎么事先也没打个电话回来啊?你二哥二嫂他们怎么没有一起回来啊?”

    周念念按照和陆擎风商量好的说辞,“擎风有生意上的急事,所以我们就先回来了,二哥二嫂还要在南城住几天,过两天再回来。”

    李香秀没有怀疑,“好不容易回娘家一趟,是该多住几天。”

    阿靓从周念念身后蹦出来,站到了周念念肩膀上,叽叽喳喳的同李香秀和周弘山打招呼。

    李香秀一看到阿靓,顿时忘记刚才的话题,一把将阿靓抱过来,“哎呦,阿靓也跟着一起回来了?你这些日子跑哪里去了?有好吃的都找不到你。”

    周弘山阴沉着脸撇了周念念一眼,“还知道回来啊?”

    周念念这才想起自己去南城的时候,事态紧急,都没和周弘山说一声,而且当时找的借口还是和陆擎风一起出去玩。

    她笑嘻嘻的走上前,抱着周弘山的胳膊撒娇,“爸,我离开几天,有没有想我啊?”

    “没有!”周弘山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周念念笑眯眯的将头靠在他肩膀上,“可是我很想你呢。”

    周弘山的神色缓和了不少,睨了她一眼,仍然拉不下脸来,“我看你是玩的乐不思蜀了,你也太大胆了,还没结婚,都敢和陆家小子出去玩,我....”

    “哎呀,这不还有二哥二嫂呢,也不算是单独出去玩啊。“周念念撒着娇保证,“我保证以后没有你的允许,绝对不单独和他出去玩了,行不行啊?”

    周弘山抿着嘴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行了,老周同志,别装了,我知道你也想我呢。”周念念推了推周弘山,“再要生气我就去抱我妈了。”

    周弘山白了她一眼,“没大没小。”

    说着还是忍不住嘀咕了一句,“一个两个的都不让我省心,真是的。”

    周念念眨了眨眼,抬头看了一眼自她进了家,就安静的坐在桌子跟前吃饭的白玉卿。

    一个指的是她,两个呢?

    白玉卿又作什么了?

    白玉卿也听到了周弘山的话,脸色阴了一下,低着头继续吃饭。

    周念念收回了目光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休息了一夜,第二天去陆擎风家,见到李成宇才知道了白玉卿做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原来他们离开的这两天,白玉卿时常跟着陈尚德出去玩。

    过年期间嘛,年轻人又不爱跟着长辈去走亲访友,难免就会凑到一起吃喝玩乐。

    有一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,白玉卿喝多了,是陈尚德抱着她送回来的,几乎整个大院的人都看到了。

    周弘山的脸一连黑了好几天。

    “陈家昨天找人上门提亲了,你家已经答应了,估计他们俩的婚期很快就定下来了。”李成宇笑着道,“你们家最近可真是喜事连连啊。”

    周念念懒得理会他。

    没想到她不过离开了几天,竟然发生了这么多的事。

    白玉卿和陈尚德大庭广众之下有了身体接触,这回周弘山不同意陈家的提亲也不行了。

    “听说尚德他爸又往上升了一级,估计是坐到司法系统的这个了。”李成宇伸了个大拇指比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你没看到尚德他妈,最近在大院里走路都带风。”

    陆擎风伸脚踢了他一下,“几天没见,你怎么这么八卦了?”

    李成宇笑嘻嘻的往旁边躲了下,“这还不是无聊吗?你们都不在,学校也没开学,店里也没开业,我实在无聊的很。”

    “无聊你不会找小梦啊?你没给小梦打电话吗?”周念念问他。

    李成宇笑容顿了下,耸耸肩,“前两天打了一个,也不知道在忙什么,说了两句就挂了。”

    周念念看他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,无奈的摇摇头。

    又过了两天,周家和陈家正式定了婚,将陈尚德和白玉卿的婚期定在了三月十六。

    订婚的那日,周念念去了,看着白玉卿站在陈尚德身边,手上带着金镯子,脖子里带着金项链,一副富贵的打扮,笑容十分灿烂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284/422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