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468章放心

小说:五零俏花媳 作者:秋味 我要报错
    林半城闻言若有所思,红彤彤的火焰照着他晒的黝黑的脸庞。

    “枝枝说的对,咱是生意人,又不是知识分子清高、爱面子。想当年为了将西方人的技术学到手里,低三下四,点头哈腰的都忍了。”林希言筷子戳着米饭,不疾不徐地又说道,“还是觉得对这些泥腿子低不得。可就是这些泥腿子他们坐了天下了,让国人站起来了,不在任意的受人欺凌了。一场仗打的美国鬼子屁滚尿流的,虽然代价很高,但是谁在敢欺负咱们,都得掂量、掂量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林半城组织了一下语言,刚开口就被林希言给打断了,“以后这上头让咱们写检查咱们就写检查,让咱们好好劳动造咱们就好好劳动,让咱们干什么咱们就干什么,态度软和些,听话些,您曾经说过,钱挣到手里面子算个屁。”

    “我啥时候说过这样的话,君子爱财取之有道是我常挂在嘴边的。”林半城出声反驳道。

    “反正您以后别跟人家硬抗,最后吃亏的是自己。”林希言头也不抬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丈夫能屈能伸,我还用你教啊!关键是这思想检查老子不会写啊!”林半城苦恼地说道,“我总不能一直写我有罪吧!这上面啥情况,咱得跟着主流走吧!万一写错了岂不是罪加一等。”

    “您不会看报纸啊!”林希言随口说道。

    “别说林场报纸少的可怜,就是有我也得有资格吧!有也是过期的。”林半城苦笑一声道,“这城乡差异可不是嘴上说说。”

    林希言停下戳米饭的筷子,“我给您寄一套伟人选集,不但可以帮助您写思想检查,也看看他老人家的智慧。”

    林半城闻言眼前一亮,点头应道,“好啊!几年了终于能光明正大的看书了。”

    林希言闻言抿嘴一笑,阿爹跟你他一个性子,只要有书,日子永远不会那么难过。

    林希言心思流转,头也不抬地又道,“这些书,不但要读,而且要活学活用。”

    “我懂!”林半城闻言黑眸闪烁地看着篝火。

    “别在戳了,再戳米饭没法吃了。”花半枝快戳成迷糊的米饭可怜道。

    “没关系,到肚子里都一样。”林希言筷子夹着米饭大口大口的吃。

    花半枝真服了他了,这个问题不能深度解读,不然胃口浅的就要抗议了,“这时候不讲究了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自己戳的,讲究什么。”林希言抬眼看着她认真地说道,“不能浪费了。”说着大口大口的往嘴里塞。

    花半枝还想制止他这种自虐似的吃饭方式。

    林半城出声道,“鱼,鱼,有糊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吓得花半枝赶紧手中的鱼离开了火堆,仔细一看根本没有事。

    花半枝抬眼看林半城,只见老人家头也不抬地说道,“这事得让他自己想明白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。”花半枝继续烤鱼,早就告诉他了,但是过去与现在的落差简直太大了。

    人那自己什么苦都能吃,什么罪都能受,却见不得自己的亲人受罪。

    得在心里让他过了这道坎儿,这事谁也帮不了他。

    林希言嘴里塞满了米饭,将竹筒放进了火堆,梗着脖子咽下口中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需要水吗?我给你拿。”花半枝看着他关心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自己去。”林希言看着她轻扯唇角笑了笑道,话落起身离开。

    那笑容真是苦涩不已,比哭还难看。

    林半城手里翻滚着烤鱼,“那孩子没吃过什么苦,你多担待点儿。”

    “没吃过苦?”花半枝挑眉道。

    “呃……我的意思是心灵上的苦。”林半城琢磨了一下说道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,他从未如此受到那么多的恶意,且这些恶意来自于曾经友好的自己人或者是陌生人。”花半枝浅显直白地说道,“被群体身份认同排除在外,曾经一度否定自我,怀疑自我……”抿了下唇,“接下来该怎么说呢?”

    林半城闻言震惊的无以复加,老实说他从未想过从她嘴里说出这样一番话。简直就是他真实的写照。

    飞快的看了花半枝一眼,“自我肯定!”

    “对!”花半枝点点头道。

    林半城忽然笑了,开心的笑了,原以为她之于自家言儿是身份上的庇护,生活上的照顾。

    现在他有些理解为啥自己儿子会喜欢人家了。

    没有比两人能说到一起的更合适了。她尊重,理解言儿,没有一丝的轻视就足够让他另眼相待了。

    把希言交给她自己也放心了,言儿冲动时也有人拉着他。

    花半枝看着笑的莫名其妙,却很真诚的林半城,真不知道在笑什么?

    &*&

    “你怎么进来了?”林母看见走进来的林希言放下手中自制的羽毛笔,从矮桌前站起来道。

    “我进来倒些水。”林希言看着她面无表情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瞧我,光顾着干别的,忘了给你们倒水了。”林母快步走到碗柜旁,拿出搪瓷碗道,“用这个喝水吧!凉得快。”说着拿起藤编外壳的暖瓶,往碗里倒了水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,黑着脸又受了啥刺激,这么不高兴。”林母微微歪头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努力平复自己情绪后的林希言看着她微微摇头道,“我没事,您写完了,快出去吃饭吧!”

    “快了,你先端着水出去吧!”林母一脸笑意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!”林母叫住林希言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阿娘。”林希言看着她眨眨眼问道。

    “刚才忘了跟你说,如果有人问起你二叔一家,就说不知道。明白吗?”林母双眸死死地凝视着他说道,“解放后就再也没有联系过。”

    “最后一次联系是在港岛,现在真不知道在哪儿。”林希言眉峰轻挑看着他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这孩子故意的吧!”林母黑着脸看着他说道,“一律说不知道,港岛也不要说。即便咱们有海外关系,死咬着不知道人在哪儿。谁问也不知道,包括你最亲近的人。”林母意有所指地说道。

    “阿娘,这点儿您放心。”林希言看着她抿了下唇道,“枝枝让我在她和任何人的面前,提都不要提我在国外的事情,甚至连食物这种没有倾向的话题都不能提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谨慎?”林母惊讶地说道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271/468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