漆黑夜幕下,狗吠声越发急促,那些男人的吵杂叫骂声也越来越接近了。

    顾俊才刚吃了两个煎蛋,一块面包都还没吃完,也没有打听清楚关于阿卡姆、印斯茅斯的情况,这帮王八蛋就来了,他真有一股怒火烧起,问道:“乔伊斯先生,你这里有枪吗?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乔伊斯先生听了一愣,没想到他会这么硬气,但现在不是硬气的时候,“他们有人数优势!而且小伙子,如果我们这里打起来,伤着了谁,事情就真的闹大了,到时你绝对走不出这个小镇。”

    “有办法叫警察吗?”虽然顾俊知道不太可能指望得上。

    “我这里没有电话!”乔伊斯先生急了起来,“就算警察来了,你以为他们会帮你一个外乡东方人吗?别傻了,他们只会帮着外面那些人制造杀掉你的无罪理由。快点,跟我来,你先躲进去地下室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知不知道你这有个地下室?”顾俊皱眉问道,带上背包,跟着老头儿到了屋内的楼梯边上。

    “我不会让他们搜的!”乔伊斯先生一边急说,一边要拉开楼梯边的地下室门口。

    “不……”顾俊摇头,地下室这种地方,不能随便进去的,“我还是躲到屋子外面的树林里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外面有狗!”老头激动道,但一看对方平静的样子就知道说不动,“算了,你快到二楼去,自己藏起来,机灵点。”

    二楼还成,顾俊就连忙踏着这木楼梯往二楼上去了,但走了几阶又急忙回过身,叫住要出去屋外的乔伊斯先生:“厨房那边!有两个餐碟。”老头能听明白,立即奔回去厨房收拾,与此同时,外面那帮人已经来到屋前了。

    “老乔斯,带上那个异教徒滚出来!”

    “今天你们藏不住的!”

    他们在叫骂不已,老头收拾完了,这才走向屋门那边,扯着嗓子大喊:“谁他妈的吵嚷嚷!”

    另一边,顾俊到了屋子二楼,光线昏暗,他自然没有开灯。

    还是朴素老旧的环境,客厅,走廊,还有三个房间。他轻步走动看着周围,准备找个地方藏起来,也留意着外面的吵闹,乔伊斯先生坚称没有带人回来,那些人要进屋搜查,老头吼叫着让他们滚,敢闯进屋子就把他们都毙了。

    这时顾俊看着走廊墙上的一些照框和画框。

    那是全家福吧,稍年轻点的乔伊斯先生,还有一个中年妇人,以及一个年轻男子的合照,那时候他们还是幸福的一家。而那些画是油画,都是些农场风景画,也不知是谁人画的还是买的。

    骤然间,顾俊眼前朦胧地闪烁了下,脑袋猛地一下裂痛,又是那种异感……

    “这个穿越能力……好像又准备启动了……”

    他的头痛更甚,比前一次要痛得多,不知是不是自己不想走,各种心绪与精神冲在一起,浑身有点强直发作。

    不,我还不想走。顾俊试图控制过来,自己还搞不懂这是怎么回事,就像是坐上一辆不知驶向何方的车子,如果是穿越回去核爆过后的废土上怎么办?或者冰天雪地的北极或南极?那绝对要比现在处境糟糕百倍……

    阿卡姆,印斯茅斯,他还没去这两个不存在故乡世界的地方看看,走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再回来。

    而且乔伊斯老头,眼下这件事还没完……

    屋子外面的争吵声更大了,乔伊斯先生没能几句话就把那伙人赶走,他们咬定了就是有异教徒藏在屋内,一个男人粗声骂道:“老乔斯,传言是真的吧,你跟印斯茅斯人有什么勾当,才害死你儿子和婆娘,你把他们卖给了恶魔!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敢!”乔伊斯先生暴怒了,气得声音都颤抖起来,“你个婊子养的,你怎么敢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家伙,抱歉我们得这么做,为了这个小镇!”

    一通打斗的声响传来,老头儿的叫声、狗吠声都十分混乱,但很快老头就只是喘着粗气地叫骂要宰了他们,显然是被人按住了。砰嘭一声,屋子门口被踢开,有些人涌了进来,“你们去那边,我们上楼看看!”

    操……怎么偏是这个时候……

    顾俊感觉自己正失去对身体的控制,全身的每一块肌肉强直并痉挛起来。

    噔噔噔,楼梯木板被踩响,一股乡野男人的汗臭味已经先从空气涌来了,他们骂咧着什么。

    “异教徒,魔鬼,出来!”

    “你藏不了的,我们这不是印斯茅斯,没有你们这些渎神者的容身之地!”

    顾俊头痛欲裂,在废土是这样,在这里也是这样,就好像我所到的地方,就是混乱,以及死亡……

    突然,他又看到了那个分割十字符号,就出现在墙上的一幅农田风景画中,闪烁起了光亮。也是这时候,他因为撑不住身子向前倒去,碰到了这些画框、照框上。

    就是在那些男人从楼梯口走出的那一瞬间,他整个人被一股力量拉进了那幅风景画里去。

    砰哐,画框继而掉落在地上,光亮已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他在这里,他在这里!”

    “老东西,还说自己家里没藏人!”

    那几个男人急忙追着动静冲向走廊,把三个房间都搜遍了,接着搜遍了这二楼、一楼以及地下室,然后是这个小农场,却都没有找到任何一个东方人的身影,什么人都找不到,怪异的事物也都找不到。

    这帮或矮胖或粗壮的男人面面相觑,他们的猎狗应该不会追踪错的啊……

    乔伊斯先生也是茫然了,人呢?难道从二楼跳下去躲进了后面的树林?可是也找过了,没那痕迹。

    虽然困惑,老先生表面上当然装着理直气壮的样子,应该是藏得好吧,“我告诉过你们了,我这里没有藏着什么人!你们这些混蛋,就这么跑到我家,打我的狗,搜我的屋子,诬蔑我和异教徒有来往,你们这些混蛋!”

    众人纷纷挠头,都尴尬了,只能转头把火撒到那些猎狗那里,怎么就追到可怜的老乔斯这里来了?

    顶点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259/419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