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这丫头还差得很,也就是玩玩而已。”伊国胜这话说的,让骆天就觉得汗颜,他一个大老爷们儿,都没有这个小丫头写得好。

    不过,抬头看了看那些挂在墙上的字画以后,他也知道伊国胜也有说这个话的底气。

    “你呀,女孩子家家的,整天管这管那的,回来就好好陪她到处玩玩,不是关在书房念书,就是带到训练场教她学习武术,你这是抽的哪门子风?”骆天跟伊国胜是多年好友,说气话来也没什么顾忌。

    伊国胜拍了拍女儿的背部,让她坐直一点,就朝着骆天摆了摆手,带着他去书房的茶桌坐下喝茶了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什么茶,味道怎么这么好?”一口茶下肚,骆天只觉得自己浑身清爽,就像是做完了一场有氧运动一样。

    比他以前参加特训后的感觉,还要舒服,特训的感觉是酸爽,而这口茶下肚,是一种轻松的感觉,对了,就像是大病初愈一样。

    呸呸呸……

    骆天立马拍了自己头两下,怎么能自己诅咒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这是觉得好还是不好?”伊国胜一张冷冰冰的脸,有点不解地看着骆天。

    瞧他一会儿笑容满面,一会儿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“好,当然好,把你这茶叶给我一袋,我也拿回去喝喝。”骆家也是江城的一大世家,两家人也都几十年的交情了。

    伊国胜的家业全国各地都有,但是骆家就不一样了,他们主要的是运输,做的是轮船水运这一块儿。

    伊国胜只要去外地弄了什么好东西回来,骆天必有一份。所以,骆天今天也毫不犹疑地开口了。

    正在喝茶的伊国胜,差一点点就被茶水给呛到了,那张没什么表情的脸,也升起一丝不易察觉的尴尬:“这个恐怕不行。”

    骆天就像是听到了什么惊天大新闻,这怕是有史以来,伊国胜第一次拒绝他。

    让他这个把伊家当成自己家的男人,都有点反应不过来了:“今儿个咋就这么小气了,或者是……”

    骆天也是经过大风大浪的人,不可能真的因为一袋茶叶跟人翻脸,眨了眨眼睛,用一种不能言语的表情看着伊国胜。

    这么多年的兄弟也不是白当的,伊国胜立马明白了骆天是什么意思,脸上浮现一丝无奈的表情:“这次你可就想错了,我这人是什么性子你还不知道,别说是多跟女人说几句我都不会,你觉得我还会背着你嫂子去外面招三惹四的。”

    伊国胜真的是有点哭笑不得,他都几十岁人了,怎么可能去做那些违背道德良心的事情。再说儿子都要娶媳妇儿了,他要是敢做出那些事情来,恐怕儿子都不会原谅自己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说清楚,这一袋茶叶我就拿走了。”骆天扫了一眼桌上包装精美的茶叶,嗖的一下拿了过来,紧紧的抱在怀里。

    就像一个因为大人不给吃食,而非要吃的小孩。

    “你要的话,最多给你一两,多的没有。”伊国胜看了看茶叶,再看了看势在必得的骆天,无奈地摇了摇头,端起茶杯轻轻抿了一口茶。

    还别说,自从一年前见过那个小丫头后,对这个茶叶他就爱不释手了。也不知道,她是上哪弄的这种茶叶。

    喝了这个茶,不仅身体通畅,还有养神的作用,他都有一种越活越年轻的感觉了。

    骆天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,在伊国胜眼前晃了晃手,发现他真的是在笑,不由得大吃一惊:“我说老大,你笑的这么开心,难道真的有第二春了?我给你说,你可别做出背叛嫂子的事情来?”

    骆天语重心长的话,让伊国胜愣了一愣,随即大笑起来:“你就放心吧,你找野女人,我都不会去。”作为伊家的子孙,他们从出生的那一刻,就已经知道了自己地使命。

    他们必须严于律己,必须修炼武学,必须保住伊家的家业,不被败坏。

    所以,从小他们都在不断地学习,不断地加强锻炼,不断地接受各种训练。

    “那你刚刚笑的那么开心,我还以为是我想的那样呢!”反正骆天只知道,他上一次看到伊国胜这么笑,好像就是结婚的时候。

    对了哦⊙∀⊙!

    “不会是你给你家燃燃物色了一个女孩吧?我说老大,我家娟子对你家燃燃可是存了心思的,要不你看看成不成?”女人之间说话,就喜欢拐弯抹角,男人说话就比较直接了。

    骆天也是觉得自家老婆不靠谱,瞧瞧让她来问个事情,她竟然扯到别人身上去了。

    所以,骆天还是觉得亲自出马更好,这不就开口直接问伊国胜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家娟子我也瞅着很好,就是我家燃燃没那个心思,你说我也不能强求吧!其实依我的意思,我也觉得可以,就是孩子不愿意。”自己儿子自己清楚,真要是有意思,六年前她就答应了,哪里还轮得到现在,别人找上门来说。

    “我说老大,你家燃燃都出走了六年,好长时间都没接触了,怎么可能知道喜不喜欢。别是你自己物色好了,拿话来搪塞我的吧?”骆天指了指怀里的茶叶,他总觉得这个茶叶的主人,肯定跟伊燃有关。

    一个是这么好的茶叶,就连他这个与全国各地的商贩打交道的人都没喝过,这个茶叶肯定很稀有,这么稀有贵重的茶叶,肯定也是送给重要的人。

    二个就是,他觉得伊燃既然回来了,他们作为家长的,肯定会急着给他安排亲事,可是他们家,好像没操心这个事。

    这种情况,要不就是不受宠,伊燃作为伊国胜唯一的儿子,这个假设就不成立了。除去这个,肯定就是伊燃的婚事已经订下了,就不用去相亲说媒了。

    伊国胜看了看骆天,没想到他还真猜准了,不过,就算这个媒人是自己,他也不可能承认:“我也没有搪塞你,你也是看着燃燃长大的,要不我把他叫过来让你亲自问问,如果他喜欢娟子,今儿个我们就把婚事订下来。”

    言多必失,伊国胜直接将茶叶拿过来,打开袋子,匀了一些茶叶放在一个玉瓶里面,赠给了骆天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8240/69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