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外?

    好大一个词!

    似乎连李世民都有些震惊,皇帝不断用目光打量李云,好半天过去之后,皇帝才略显迟疑道:“朕刚才没听错吧?臭小子你要整个关外?”

    李云哈哈一笑,毫不迟疑点头道:“没错,您没听错,二大爷,侄儿我要的第一个地方就是关外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深深看他一眼,面色渐渐变得肃重,沉声问道:“你可知道关外大的很?”

    李云也深深看了皇帝一眼,突然语带深意道:“侄儿我要这么多,其实是有原因的……”

    不等李世民开口,李云忽然抬脚走到屋子中央,他环视在场众人一眼,隐隐似乎看了一下屋子最角落的地方,猛地开口问众人道:“男人一辈子,要的是什么?”

    嗯哼?

    这怎么突然要换话题么?

    却见李云不等众人思考,自己给出了自己问话的答案,大声道:“男人一辈子,需要两件事,手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李世民下意识开口,忍不住在桌子上拍了一下,皇帝眼睛明显发亮,哈哈笑道:“手掌天下权,醉卧美人膝,短短十个字,道尽了一个男人一生的追求,臭小子你继续说,朕忽然感觉很好奇,你何时竟然有了这样的雄才伟志。”

    皇帝为什么突然欣慰?

    因为李云说的这两句话深有内涵。

    这两句话,来自汉家两个不同的人,一个是秦始皇,一个是霍去病。

    当年秦始皇横扫六合八方,一统天下各国成为始皇帝,登临东莱芝罘之时,曾经发出朕已手掌天下权的感叹。

    汉代之时,有一位青年战神傲然崛起,带领三千铁蹄,斩杀匈奴无数,那位青年战神乃是霍去病,史书上流传了他的一句传世名言:匈奴不灭,何以为家?

    但是很多人却不知道,这句名言还有前四句,全文连在一起,应是如下字样……

    醉卧美人膝,醒握杀人剑。

    不求连城璧,但求杀人剑。

    匈奴未灭,何以家为?

    秦始皇说了手掌天下权,霍去病说了醉卧美人膝,一个是汉家始皇,一个是汉家战神,李云把两个人的名言加在一起说出,勿怪李世民会欣慰李云能有这样的志向。

    大好男儿,就当如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然而皇帝却误会了李云的初衷。

    只见李云漫步屋中,似乎要把自己的声音传进每一个人心里,朗声道:“我为什么张口就要这么大一块土地呢?是因为我占据了土地才能拥有真正的权势,我为什么变成一个贪恋权势的人呢?是因为我不想更有权势之人骑在我头上……”

    这话听起来有些拗口,甚至像是绕口令一般啰里啰嗦,并且言语之间颇有忤逆,天下谁敢在皇帝面前说自己不喜欢有比自己更加权势的人?

    然而李云就这么说了,并且一开口就拦不住话匣子,他继续道:“我以前的时候,只想着活的舒坦就行,见过了太多的不公平,承受了太多的不如意,我以前听到最多的一句话是什么呢?很可能你们都不曾听说过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句什么话?”

    李世民有些好奇,忍不住插话道:“是你小时候生活在边境村落听过的话么?小孩子幼年的生活确实容易影响自己的一生。所见所闻,记忆尤新。”

    李云并不直接答复,顾左右而言它道:“这句话,我说给你们听听,叫做,穷不与富斗,富不与官争……”

    嗯哼?

    穷不与富斗!

    富不与官争?

    在场众人有一个算一个,听完之后全都没能心有同感。原因很简单,今天能来这屋子的人身份地位实在太高了,不是皇帝就是皇后,要么就是正妃皇子,程处默等人身份稍差,但是最差的也是国公之家。

    李云悠悠吐出一口气,自顾自解释道:“穷不与富斗,穷人如何能够斗的起富人?穷人能吃饱就不错了,给他几个胆量敢去挑衅富人,所以一旦遇到纠纷,甚至不是纠纷而是明明白白的欺压,穷人也会苦苦忍受,为了活着只能卑躬屈膝,苟言人笑,无限憋屈……”

    李世民一脸若有所思,忽然开口道:“穷不与富斗,果然是如此,那么富不与官争,想来也是一个样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李云郑重点头,大声道:“富人有钱,但却没权,有钱看似活的潇洒,最起码可以经常欺负穷人,可是有个屁用呢?遇到当官的立马就得跪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更加若有所思,再次开口道:“因为当官的有权,权力可以决定人的生死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!”

    李云又点了点头,道:“比如历朝历代的世家门阀,有钱之后一定要想办法弄权,弄到权力之后,才能保住财富,如果没有权力作为保驾,天大的财富也只是无水浮萍,一个浪头打来,全家都得去死。”

    这时几个皇子隐隐有所明悟,下意识开口插话道:“当官的掌握那点权力,跟咱们这些皇族一比压根算不上,而咱们这些人手里掌握的权力,跟父皇一比又变得羸弱不堪,因为,父皇乃是皇帝,掌控着全天下的权力。”

    “错了!是全天下的土地……”李云看了几个皇子一眼,微笑道:“权力这东西,不是凭空而来的,权力必须得有土壤,否则也是无根浮萍。”

    那几个皇子若有所思,其中一人小心翼翼道:“所以大堂哥您才狮子大开口,第一个地盘就要咱们大唐的整个关外。”

    李云呵呵一笑,不置可否道:“你算猜到了一半吧。我要土地并不是完全如此。”

    至于还有什么其他原因,他没有继续给众人解释。

    其实他很想告诉大家,他要权势并非贪恋权势,他只是因为前世过得太过屌丝,所以想要自己拥有权势进而改变权势……

    凭什么穷不与富斗?

    凭什么富不与官争?

    等到他建立诸侯国后,他非得把这个臭毛病改一改。

    之所以现在不跟大家说,是因为这个想法不符合这个时代,一旦提出来,先反对的就是自家这些人。

    原因很简单,自家这些人全是既得利益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朕,想知道,你要的关外,到底有几个地方?”

    李世民突然开口,语气带着前所未有的肃重,皇帝伸手指了一指李承乾,对李云沉声道:“你看看你的堂弟,他被你的要求吓哭了,实话跟你说,朕也被吓到了,所以臭小子你得说个明白,否则朕这个皇帝无法安心入眠……”

    说着深深看了李云一眼,语带深意道:“就算是分家,也得有个分家的章程,倘若分的产业太多,做长辈的想答应也没法答应。”

    皇帝都这么说了,显然已经显露底限。

    李云点了点头,表示自己明白,他转头看了一眼李承乾,发现那娃哭的可怜兮兮,他走过去摸了摸李承乾的小脑袋,笑呵呵打趣道:“不用哭的这么惨,大哥我没打算分你的家……”

    李承乾擦了一把眼泪,憋憋屈屈道:“你都要整个关外了,臣弟以后还有什么机会开疆拓土?整个大唐四周全是你的地,你让臣弟我继承皇位以后去打谁?打你的国家么?我打不过啊,再说了,就算能打过,父皇母后也不许……大哥你行行好,你给我留出一点地盘行不行,臣弟虽然没有多大心胸,可我也想做个开疆拓土的好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哟呵!”

    李云乐了。

    他转头看向李世民,夸赞一句道:“看不出来,我这弟弟还是个有志向的人,原来他不是吓得啼啼哭哭,他是担心自己无法开疆拓土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面色不为所动,只是静静看着李云道:“说正事,你要关外几处?”

    李云嘿嘿一笑,忽然竖起三根手指,对皇帝道:“二大爷,您看看,先前我就暗示过了,我只要三个地方而已。”

    李世民顿时如释重负。

    才三个地方而已,皇帝一时竟然觉得李云要的有些太少了。

    其实他哪里知道,这是李云的手腕,后世商业谈判,又或是道上人物摆茶,张口都要讲究一个漫天要价,先把对方的心理吓到崩溃再说,然后双方才会落地还钱狠狠杀价。

    最终谈妥之后已经达到目的,开价一方明明要的价格很高,但是因为一开始的时候要了天价,最后经过多方杀价之后降落下来,前后稍微一对比,付出代价之人就会觉得也能接受。

    李世民感觉李云只要三个地方,对比一开始张口所说的关外二字,差距何其之大,顿时中了李云诡计。

    旁边李承乾更是欢天喜地,连连道:“好好好,答应答应,大哥你只要三个地方,咱们大唐保证让你满意。”

    其他之人也觉得李云要的不多。

    李世民明明心里舒了一口气,表面上仍旧装作肃重异常的模样,但见皇帝端起茶碗轻轻喝了一口,这才悠悠吐出茶气问道:“说吧,你这臭小子想要哪三个地方?”

    这三个地方,会是土地和权利一起划给李云,土地和权利一起划归,那就代表着绝对的掌控。

    这种分家,才是分家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李云,想知道他要的是哪三个地方。


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92528/450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