沈糖一个人开着车漫无目的的跑着,连身边的自行车的速度都比她快,她不想回家,不敢面对任何人。她到底怎么了,怎么会把生活搞得像现在这样一团糟。车缓缓停在了江边,迷人的夜色晃了她的眼,彩色的江边倒映着多少戏子的喜怒哀乐,人生要是真的如戏就好了,随便怎么演都不会心痛。这样,沈糖现在就不会如此难过了。“这女人,难道不知道车随便停会被贴罚单的吗?”顾行北气的拍了下方向盘。一个时前,他开车回家的路上刚好看到某个女人用龟速开着车闲逛,他害怕她那种速度会出事,所以就转了方向盘跟在她后面,结果……还是晚了一步。“姐,这里不能随便停车,这是您的罚单,希望您不要有下回,这车您也别开了,等会交通局会派人拖走。”交警的制服在沈糖眼前乱晃,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,自己已经被赶下车了。手里还拿着罚单。这他奶奶的不是坑人吗?车被拖走,她开个毛线啊?“哎……”沈糖向前追去,“交警大哥,这罚单我愿意交,车能不能我现在开走啊。”“对不起,这是规矩,不能!”沈糖差点都要爆粗口了,这什么破规矩,没了车她怎么回家啊?她恨不得抬起十厘米高跟鞋的脚踹上交警四十厘米的腿。正当她无力的站在江边的时候,一个熟悉的声音自她背后响起。“跟我回去。”顾行北?他怎么会在这?沈糖全身僵硬,却没有回头,她不知该用什么表情去看他,索性就不看了。“我话你听到没有?”顾行北喊道。这个男人的脾气还不是一般的不好,分分钟就生气了!“又不是聋子,当然听到了。”沈糖闭着眼,咬着牙缓缓转过身,眼神躲避间不敢抬眸。顾行北看着鸵鸟似的沈糖,她的脸色很苍白,他心里有些七上八下,半晌,他揉了揉发痛的眉心,“上车。”沈糖没有立刻跟上去,顾行北发现之后,又转身吼道:“上车。”顾行北的耐心真的快要被磨光了,在家、在公司,他都担心会有眼线,可在这他不担心自己被监视,毕竟他的保镖也不是吃干饭的,可是沈糖现在不听话的样子真的让他忍不住生气。“我想看夜景。”沈糖像个委屈的孩子,指了指江边。顾行北无奈了,她的样子真的很让人心疼,白的像纸一样的脸色,连唇都没什么血色,再加上委屈的表情,他怎么忍心拒绝。“半个时。”顾行北看了看腕表,冷冷的道。他回车里拿了一件备用的大衣将她裹了起来,“省的回去把感冒传染给行南。”其实他是不忍心再看她的样子,那么单薄,那么让人心疼。沈糖管他乱想什么,正巧自己还有些冷呢,便将不合身的大衣穿在身上,两人一起走着,江边有很多吃饭、散步的人,情侣、孩、老人,好像都没有像沈糖和顾行北这样奇怪的组合。男人长相俊美高冷,女人巧美丽可人,两人一前一后,女人的目光放在景色上,男人的目光放在女人身上,但两个人却一句话不。半个时的光阴很短,弹指间,沈糖紧了紧身上的风衣,“走吧。”顾行北瞥了一眼她泛红的眼眶,“要是不想上班就在家待着。”沈糖咋舌,愣了一会她反应过来,他是不是误会什么了?“谁我不想工作了?”沈糖白了他一眼,“我要好好工作,发奋工作。”顾行北冷哼一声,打开了车门钻了进去。“我看你工作与不工作没什么两样。”谁的?她工作可努力了好吗?难道,顾行北要辞退她?不会吧!“你不要开除我啊,我真的很想工作。”沈糖侧身请求道,大眼睛睁着,萌萌的样子是个人都不想拒绝。顾行北不屑的睨了她一眼,“既然想工作就给我好好干,少一天到晚拿着薪水不做事。”沈糖低着头,“遵命,的一定全力以赴。”她哪有不做事,明明很努力的在学好吗?沈糖撇嘴的样子刚好被顾行北偷看去,他的笑在心里。“过来。”顾行北突然命令道。简直是惜字如金好吗?沈糖凑近了些,顾行北将车窗关闭,将沈糖关进他的眼睛里,他的唇覆上了她的。沈糖瞪大了眼睛,这男人也变得太夸张了吧!昨晚的回忆涌上来,沈糖开始挣扎,她又不是廉价的姐,凭什么他高兴吻就吻啊!“别咬。”顾行北咬字不太清晰,却将舌头退了回来,上次他咬他的疼痛他还记得,太残忍了。顾行北换了一种方式在她的唇上游走,沈糖想后退却被扣住了后脑勺。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话,沈糖的唇都有些肿了。顾行北做事的风格一向果断,他看中了美国的一块地皮,打算开发出来做成假日酒店,如果做成了固然好,可是偏偏还没做就有人开始看不惯了。那块地靠近海滩,得天独厚的地理位置吸引了顾行北的投资眼光,虽然现在只是垃圾焚烧厂,但是经过改造之后肯定价值不菲。顾行北在董事会提出这件事以前,就已经做了充分的调查,他派人去跟美国政府谈判,了解了不少情况。这块地是属于政府的,至今没有被利用,而政府也觉得垃圾焚烧厂太靠近海滩会影响水的质量,可是没办法,政府一直没有多余资金去改造它,也没有人动过那块地的主意。所以顾行北派去的人简直给美国政府带去了福音。政府承诺,如果有人愿意改造那块地,他们将免费将那块地送给改造人使用七十年,并且受美国法律保护。顾行北觉得希望更大了,但是他自己却未勘察过地势。他将这件事提到了董事会,并讲述了自己的企划书以及四亿的资金需要,没想到却被顾远东带头否决!董事会里有些老董事是跟着顾远东好些年的,自然是站在他的一边。“四亿资金不是随便就能动用的,更何况这个计划的可实施性还未定,我们不能冒这个险。”顾远东将钢笔丢到了桌子上。“既然我做,就一定会成功。”顾行北的平淡的语气里却有着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势。这不摆明打顾远东的脸吗?顾远东怒火冲天地看着顾行北,眼睛似乎都能冒出火来。有人他狂,有人笑他不自量力,但是在顾氏集团待久的人都知道,顾行北从不打没把握的仗,既然打,就一定会赢!“我同意董事长的看法,且不这地皮的价钱,就光建造就得花四个亿,这样的风险是不是太大了?”一位董事跟风道。另一位董事看不下去了,“总裁既然决定向大家明这个计划,我想这未来的收益可不会少啊。”顾行北站起来,两手撑着桌子,“这地我已经谈好了,它是一座垃圾焚烧厂,是属于政府的地皮,如果我们拿来改造,美国方面答应给我们七十年的使用权。”大家沸腾了,有些不赞成的倒向了顾行北的一边。他,势在必得。“大家静一静,就算是这地不要钱,就算你建好了一个国际化的酒店,那客流量呢?周围的环境呢?你能确保酒店肯定会盈利吗?”顾远东质问道。这也是顾行北犹豫的一方面。“一周后我亲自飞一趟美国,最后结果会公布给大家,但是,现在的决定大家必须要做。”顾行北竖起一根手指,有力地向众人陈述道。可最后,还是顾远东的人占了多数。“今天是你们不同意我开发这块地,并不是去自己有私心拿下这块地,那么将来,我要是以私人名义将这所假日酒店建了起来,收益与顾氏集团无关。”顾行北甩下这句话便离开了,顾远东气的将茶杯也打破了,众人纷纷上来劝,可有些也惋惜了这个计划。四亿不是个数目,但对于顾行北来,这四个亿他完全可以自己出。但是顾远东认为顾行北此法是脱离了顾氏集团,有意与顾氏集团分家,他越来越觉得顾行北是他控制不了的棋子了,再也不像时候那样听话顺从了。危险的战争一触即发。而炮灰只有一个--沈糖。“一周后,顾行北去美国,我要你跟着去,监视他的动作,我绝不允许他分裂顾氏集团。”顾远东的第一个命令就这样诞生了,沈糖觉得肩上的重担压得她好累。早上开会的事很快传遍了五十一层的顾氏大厦,大家众纷纭,有人董事长目光老练狠毒,有人总裁是常胜将军,沈糖差点建议他们赌一把了。什么买一赔十、买一赔五的都可以!可惜她也不知道谁比较厉害,但是她希望顾行北的决定是没有错误的。怎么才能让顾行北带她去美国呢?他那么讨厌她!

欢迎大家访问:空城小说网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kcshu.com/book/33776/36/